梁文道:预知灾难的来临

理论上,一家公司的股权变动是和地方政府无关的,哪怕那家公司是国营企业,不须把它一切事情揽上身;理论上,一家钢铁公司的股权变化是和媒体无关的,假如员工对公司的情况心存不满,媒体也没有任何责任要为这家公司的高层着想,压抑员工发声的机会。可是,万一当这些本來无关的环节全都神秘地扣上了連系,最后会发生甚么事情呢?七月二十四日,吉林省通化钢铁集团的群体骚亂给了我们一个答案,那就是一名无辜者的惨死。

民间企业建龍集团曾经入主国营通化钢铁集团,非常典型地以资本运作的方式转移掉国有资产,造成巨额亏损,最后铩羽而归。期间,一位新进來的高层可以坐享百万年薪,一位老资格的中层管理人员却只有可憐兮兮的三百元一个月,就更不用說底层的工人会是何等境况了。所以,当「通铁」职工一听說建龍又要回來,立刻就怒火攻心,冲了出來,包围工厂示威抗议,最激动的那一群甚至出手活活打死了建龍集团派驻的高层。

此事震动全国,吉林省政府当晚就公开承諾建龍永远不会再參与「通铁」的工作。看來员工是胜利了,只是胜得有点惨,因为这裡有一条人命的代价。据报,那位死去的高层为人怯懦,平日不大敢面对下属的挑战,也和此事的核心部分无甚关系。这样的结局原來是可以避免的。早在24号那天之前,甚至在建龍第一次主政「通铁」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通铁」员工向当地报纸投诉,揭发公司内部极不公平的待遇差異;可惜这些信件石沉大海,不获理会。于是他们直接把东西贴到网上,但帖子才刚贴出來,就立刻被网站删除了。如果报纸跟进他们的投诉,深入调查个中内幕,使地方政府不得不出面调节,这场骚动还会发生吗?假如网站没有抹除他们的发言,引起公众关注,对建龍和「通铁」主管部门造成压力,不能不三思原有方案,员工们还会愤怒至一发不可收拾吗?

防民之口,好比防川,宜疏不宜堵。这是千年以來的管治智慧,为甚么有人就是学不会呢?从现代良善管理的角度來看,政府和政府拥有的企业之间应该有一个「手臂的距離」(arm’s length),一方面防止官商不分造成的贪腐,另一方面可在后者出事时保持相对安全的间隔,以免引火上身。媒体则应该有相对自主的报道空间,使得当局能够获取较完整的信息,掌握社会民情的脉动,从而做出明智的决断。「人民网」的「舆情监测室」最近公布了2009年上半年地方应对网络舆情排行榜,显示地方政府能否快速有效地响应网络民意是个重要的课题。可是,如果民情根本上不了网,形成不了「舆情」,那就連回应都谈不上了。当民情不得反映,当所有「防火墙」全都失效,剩下的便是那地壳下暗自涌动的岩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