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食物沟通不了甚么

我在一个博客上看见羊肉串起源的异解,它声称:「早在 1800年前,中国内地就已有了烤羊肉串,马王堆一号汉墓还出土过烤肉用的扇子,考古专家在鲁南临沂市内五里堡村出土的一座东汉晚期画像石残墓中发现两方刻有烤肉串的画像石。这样看来,烤羊肉串最早不是出现在新疆地区而是中原一带……。( http://wjl9000000.blog.sohu.com/97865531.html)。这种说法很容易引起误会,令人以为大家今天吃到的羊肉串就是马王堆遗址的遗绪,中间还一不小心给传到新疆去了,结果变成维吾尔人的名菜。就像许多考古学家在香港挖出新石器时代的人类骨骸,然后硬说他们是「香港人的祖先」一样;那些人和我们有甚么关系呢?恰巧先后出现在同一个地点,前头的人就一定是后来者的先人吗?

烤肉大概是人类最早也最普遍的烹调方式,全世界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没烤肉。把肉切成块,再串在一起来烧,同样是很自然的行为,实在说不上谁先谁后。要是认真起来,希腊人也可以说他们才是烤肉串的发明者,因为两千多年前的荷马史诗就已有相关的纪载了。

但是我可以肯定,新疆羊肉串一定是从中东传过来的。理由很简单,维吾尔语里的肉串叫做「 Kawap」,不仅和举世知名的土耳其「 Kebab」读音相近,而且都能在阿拉伯语里头找到它们的共同根源。去过北非、近东、中东、中亚和东南亚的人一定看得出来,这片伊斯兰世界里的肉串长得都很像,调味风格也是异中有同,应该都是伊斯兰文化影响的结果。

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看,没有一个文明是可以完全孤立的,人类的交互影响总会在最不可思议的细节上露出痕迹。只不过经历了年月的洗刷,外来的种子渐渐被本地的厚土掩盖,久而久之,大家就会忘记自己和外界的巧妙联系,把本土误看成一个伟大但却封闭的传统。比如说川菜,四川人总以为吃辣是他们的天赋本能,自有永有;可辣椒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没有欧洲人的殖民运动和海洋贸易,原产于美洲的辣椒又怎能来得了中国呢?

所以很多学者怀着善意盼望这一类小知识能够打破种种自我中心的幻觉,让我们在每一顿饭里感叹历史走向的微妙,人类交流的伟大,甚至进一步推导出世界和平的愿景。

这是不是太过天真了一点?我也曾经天真,以为食物是最好的沟通工具,透过食物,不同的人可以相遇相知。结果我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许多维吾尔人坚决不吃汉人做的东西,就算你标榜自己的餐馆是正派「清真」,他们也信你不过,毕竟汉人是吃猪的民族。反过来呢,汉人饮食几近百无禁忌,近几十年还迷上了羊肉串,各大城市到处都吃得到。可是吃了这数十年羊肉串,汉人就真懂得维吾尔人的心事了吗?不,我们羊肉串照吃,但对烤肉的人陌生依然,偏见也始终不变。

相信食物;但也不能对它有太大的信心。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