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阿森纳是谁的球会

英超开锣,事前不被看好的阿森纳竟然两战皆胜,以十球入账暂居群雄榜首。身为阿森纳球迷,我自然心花怒放,伦敦那批祖传三代的同道想必更是欢欣莫 名,备感荣耀。说起来,自从足球联赛这种制度兴起,球迷和球会之间的关系就一直是许多学者感到好奇的题目。许多球迷对心仪的球会拥有一份始终不渝的信仰, 不管它踢得有多烂,也不管它跌到哪一组。他们骂是要骂的,但却总是死心塌地地追随到底。这种群体认同感是怎么来的呢?

从前,很多人认为这是种地缘加血缘关系,一个地方的球迷自然要支持自己地方上的球会。例如牛津联,也曾是旧制度下甲级联赛的劲旅,得过联赛杯冠军; 但是自从超级联赛成立,它的表现就拾级而下,由甲组跌入乙组,由乙组跌入丙组,现在更摔到英格兰足球议会联赛,几近永不翻身。即便如此,今天它还是拥有一 批不离不弃的死忠粉丝,每一场比赛都站在台上高唱会歌。理由很简单,牛津人当然要捧牛津队。

可是我们又该如何理解曼联、车路士和阿森纳这种超级豪门呢?他们的球迷是国际化的,他们的球员也是国际化的。尤其是阿森纳,光看球员国籍的比例,你 根本就不能说这是支英格兰球队,更遑论其中连一个伦敦土产也没有了。当地球迷会怎样看待这支由法国教练率领的队伍呢?难道他们不觉得阿森纳已经不再属于南 伦敦?

不只如此,阿森纳的大股东是美国人,而且今年还闹出俄罗斯巨富想要入主的新闻;它还算得上是英格兰的球会吗?进而言之,其实整个英超也都几乎不是英 国的了,数得出来的几个巨头,几乎全都落入外资手中。然而,英国媒体却还是自豪地说英超已经取代意甲,成为全球水平最高观众最多的联赛;那些球迷也仍然一 如继往地追捧这几支早已变色的球队。

这让我想起有名的“温布顿效应”。

温布顿网球公开赛是网球界大满贯赛事中的圣殿。它明明是在英国举办的赛事,英国人也很希望看见英国球手在此举起银杯,可事实很残酷,上一次有英国男 球手胜出这项赛事已是1936年的事了。香港财经评论家蔡东豪说得好:“英国人介意吗?每年英国球手只有陪打份儿,作为东道主会否感到面目无光?答案是从 来没有。每年温布顿令伦敦成为全球传媒焦点,大赚游客金钱,制造就业机会,真是丁财两旺,谁是赢家显而易见。”

英超的非英格兰化,亦可作如是观。那些球会的球星也许不是英格兰人,他们的大股东也都是外国富翁,但是除了养不出一支强大的英格兰代表队之外,英国 实在没有多大损失。非但没有损失,他们甚至还得益更多;非但不失面子,英超甚至因此制造出遍布全球的球迷,其中还有不少人学会了用带着古怪腔调的英语去唱 自己的队歌。阿森纳不再只是伦敦的地方球队,它使一大批像我这样的外国人也将它当成“我们”的球队。这就是“温布顿效应”了,一种主场效应。

再放大点看,“温布顿效应”甚至是整个英国的发展方向之一。Aston Martin是007的座驾,但它现在的大股东里有两家科威特公司。Burberry的风衣曾是英国军队的标准配备,但它的生产线已经移到中国。伦敦市内 的外籍人口多到一个连警察报案热线都有数十种语言翻译的地步。金融城内的银行有一半是外国的名字……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发展到今天,不介意自己的“国宝” 落入外人手中,不介意国家象征的背后全是外国护照的持有者;但它衰落了吗?也不见得。情况也许恰恰相反,这种“温布顿效应”或者正是英国走出生天,重新赢 得全球影响力的方法。这条路不是每个国家都该效法的,但它起码告诉我们世界很大,路并不只有一条。

【来源: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