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达赖访台,陆续有来

一位大陆网民在一则达赖喇嘛访台的新闻后面跟帖﹕「我真搞不懂,一个中国人来到中国的土地有什么问题呢?」理论上,他是对的。如果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达赖喇嘛当然就是中国人了(哪怕他不承认也无济于事)。同时,台湾也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达赖喇嘛访台就是一个中国人访问中国;这怎能说是错事呢?

批不批准达赖入境
是当权者的两难题

然而,政治现实和描述政治现实的语言总是比这么简单的推理要复杂一些,要奥密一些。例如「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湖南、山东、陕西和北京都绝对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我们从来不会用这句话去描述这些地方,因为那就成了一句废话了。可是,如果你把它放在台湾、西藏和新疆上头,意思就完全不同了,因为一直有人主张这些地方其实不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直有人主张这些地方应该独立建国。所以,「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一个回答,一句宣称与声明;其必要来自怀疑和争议的存在。更简单地说,它是一种表态;既是事实的陈述,又比单纯的事实陈述多了一层政治对应甚至交锋的意思。所以我们必须认真看待它的意义;却又不能太过当真地拘泥于字面,否则就真以为达赖访台是「一个中国人访问中国」。

同样地,抗议达赖喇嘛出访外国就和抗议台湾领导人以「总统」名义外访相似,曾经是种非常必要的政治表态。有如预先设定的程序反应,只要达赖喇嘛一到某个邦交国访问,我们就一定要抗议,同时对西藏的领土问题再次作出严肃的声明。不过,这种反应的实质效果在过去几年以来却有了极大的变化。

就以达赖喇嘛这次去台湾为莫拉克风灾灾民祈福这趟行程来说吧,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并不只是因为它涉及到了台湾岛内的政治斗争,也是因为达赖喇嘛出访已经渐渐成为中国对外关系的一块试金石。请注意,达赖喇嘛数十年来根本就一直在周游列国,或者弘法,或者开会,又或者参与某些政治活动,而中国外交部也一直行礼如仪地发表抗议声明,但它几乎从来不曾燃起如此巨大的政治风暴,直到去年达赖喇嘛在巴黎接受荣誉市民为止。

这个变化的原因自然是中国崛起,成为举足轻重的强权,大家不能再把它的抗议当做耳边风,听过就算。于是要不要邀请达赖喇嘛,要不要批准他的入境签证,就是各国都要面对的重大难题了。

一方面,他们要考虑自己的入境政策、宗教政策和对达赖喇嘛的一贯判断,毕竟他们曾经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让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入境,现在要不要对这些政策和立场做一个改弦易辙的转变呢?如果要的话,他们该如何对自己的国民解释这种转变?

另一方面,他们得担心中国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必须顾及中国的抗议不只是说说而已,并且还会带来一些实质的「惩罚」(温家宝的「环法之旅」就是最好的例子)。

故此,批不批准达赖喇嘛入境就是在中国的市场与订单,以及宗教与人权的原则之间的艰难抉择了。相对地,中国则可以把这个问题当做一种测试,用以考验这些国家对自己有多重视,对双方的关系又有多忠诚。也就是说,达赖喇嘛的每一次行程都变相地成了中国验收外交关系和检证自己实力的机会。

反对派借达赖占据道德高地
刁难执政党

然而,这套「达赖外访」的政治游戏又替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政局带来不少崭新的变量。法国总统萨尔科齐去年在波兰会见达赖喇嘛已经引来足够严重的后果,不料盛传有意竞逐下一届总统的社会党籍的巴黎市长还要火上添油,干脆颁发荣誉市民给达赖喇嘛,请他到访。结果使得萨尔科齐完全没有回旋余地,只能「一错再错」地得罪中国。我们今天在台湾看到的情形,只是这种外交引致内斗,内斗牵制外交的逻辑的强化版。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将来还会有更多国家的反对派利用达赖喇嘛这张牌去占据道德高地,以打击在朝的政党。

因为这些反对党和政治势力玩的是一种借力打力的手段,表面上他们是对外在向中国示威,实际上是在自己的领域里收割成果。像民进党这么庞大的政党,固然可以想尽办法刺激中共,然后让国民党自己去接这颗烫手山芋;再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等看戏。要是换上一个没有机会执政也不大有意愿执政的小组织,那就更是桩无本生利的买卖了;他们用不着害怕中国的报复,只需要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为了转移大家对民族政策的怀疑,中国政府把新疆「七五事件」的主要责任推到热比娅等「海外势力」身上(说起来也怪,明明新疆处在政府的严密掌控之下,「一小撮」「海外敌对势力」却能在那里闹出这么大的事。这岂不也显示出了执政能力的缺陷?)自此之后,热比娅迅速走红,俨然有「达赖第二」的势头,去了澳洲去日本,完全重复达赖喇嘛外访的效果。由此可见,只要中国继续高调抗议的模式,这种游戏就会不断有人玩下去。

【来源:明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