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片考验良心的火腿

西班牙名城格兰那达的穆斯林愈来愈多,可见的证据之一是一条原来挂满火腿的商店街换了模样,变成一堆悬上「清真」( halal)招牌的羊肉店。很多西班牙人看不过去了,他们觉得这是入侵。有些组织甚至声称,再过三十年,欧洲人的血统体相必将大变,我们熟悉的白种人渐成少数,头缠白巾的穆斯林将成主流。「因为」,他们说:「欧洲人不生孩子了,而中东和北非的移民却拼命生」。

不吃猪肉的西班牙人还算是西班牙人吗?去过西班牙的游客都知道,当地最特殊的风景就是那些火腿店,店内上下吊满了肥肚的火腿,门外一阵咸香芬芳;别的国家就算有,也不如西班牙壮观。没去过西班牙的,也能在西班牙餐馆里认识他们对猪的崇拜。拿起一张餐牌,你不妨想象一下,要是去掉了猪肉,这上头还能剩下多少成东西?

可是,那一盘盘脂白胜雪的火腿,与一盘盘赤红如火的煎香肠,其实是一种掩盖。它们掩盖了你的口舌,你的嗅觉,甚至你的双眼,使你对一些鲜明的遗迹视而不见。比如西班牙南部的格兰纳达,那里有一座红色的城堡,阿罕布拉( Alhambra),依山势起伏,璀璨而神秘。又如柯多巴的大清真寺,一千根镶上了碧玉的大理石及花岗石柱,拱起半圆形的几何图形,重重迭迭如无量的宇宙。再如狮子园,宁静的庭院里只听得见喷泉的潺潺水声,与阳光一起流进幽深的内堂。这是甚么?这一切意味着甚么?这是被忘记了的伊斯兰欧洲,摩尔人的伟大遗产。

从公元八世纪到十五世纪,大部分的西班牙都是伊斯兰帝国的辖土。来自北非的统治者不止改变了建筑的风貌,还改变了人民的信仰。他们引进了大米,使得我们吃到闻名遐迩的西班牙海鲜饭;他们还带来了杏仁( almond,本来就是西班牙文)和橘子;以及佛兰明哥音乐的前身。那是伊斯兰文明的鼎盛时代,他们迷恋艺术的美好,知识的奥密,把柯多巴建成欧洲的文化中心。相比之下,从意大利到英国的这一大片区域简直像是住满了蛮人的莽原。所有在西欧被禁绝的古希腊典籍,你都能在这里的图书馆的四十万册藏书中找到;所以连教宗席维斯特二世在他年轻的时候也要专程至此学习。对了,这个伊斯兰帝国和西欧不同,他们容许「异教徒」的存在。

再巍峨的楼阁也有倾颓的一天。 1492年,信奉天主教的联军终于攻入格兰纳达,逐出最后的摩尔人,「收复」了西班牙,也「收复」了他们的信仰。然后,以残忍和严酷知名的「宗教法庭」在西班牙出现了,他们用斩首和绞刑对付「异教徒」,誓要抹除这片土地上一切不净的痕迹,让人以为欧洲从来都是他们的。

问题是,你要怎么找出那些假装归信天主教,暗地里却还在向阿拉忏悔的隐匿叛徒?结果当局想出了一个狠辣的方法,就是逼迫所有可疑的人吃猪肉。不论是朋友宴客,还是婚礼喜酒,第一道菜一定是一碟切好的猪肉片;只要看到谁不敢取食,又或者在吃的时候忍不住露出厌恶的神色,你就该向法庭举报,供出躲藏在人群中的穆斯林。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许多商人和家庭索性在门口的屋檐上悬挂火腿,证明自己绝对不是回教徒…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