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以水代酒(试水二之一)

不喝酒之后,我改喝水。在餐厅点菜,常常留意他们供应甚么样的水,选择多不多;因为我听说真正的喝水达人都懂得用不同的水来配菜,而我决心往这个方向发展。可惜再好的菜馆在水这个环节上也都不太讲究,通常除了水喉水,就只有带气和不带气等两种「 house water」。于是我只好放弃像点酒一样点水的奢望,等有空的时候自己买一堆水回家品尝。

水当然是有味道的,而且差异很大,所以懂茶的人特别在意水和茶叶的搭配之道,为不同的茶叶配上不同的水。可是如果你就这么净饮,你能分得出众多瓶装水的差异吗?就算你大概分得出来,你能仔细描述它们的质量特性?记住每一瓶水自己的风格吗?

虽然品水渐成潮流,前几年香港还开过一家标榜喝水的水吧,但是这股潮流的发展还远远未到成熟的地步。我们没有葡萄酒那么法定产区分级制去严格界定水源,也没有一个罗伯•帕克去为每一种水打分,我们甚至对形容水味水质的标准术语都还没有共识。所以大部分人只能凭最粗浅的第一印象去决定自己要买哪一种水,而第一印象的来源只能是广告和包装。

因此近年的水商莫不以极大心力去制造水瓶,务求其造型抢眼,能在芸芸竞争者中突围而出。首作俑者,当属挪威的「 VOSS」。它的瓶身是一个直直的玻璃圆柱,上面没有任何招纸,只刻了银灰色的字样;低调、简洁,而且纯净。它的盖子也是银灰色的,直径与瓶身相当,所以整体看来是顺滑无缝,非常摩登。于是「 VOSS」一度成为潮人至爱,是本地高级超市里取价最高的水。

问题是它的味道如何?它真是市面上最好喝的水吗?我们可不可以用试酒的方法来试水?遮蔽它们那些招牌上难以发音的异国名字,挡住它们争奇斗妍的瓶身设计,只用我们的口舌来一场盲试呢?我决定自己做一次小实验。

从超级市场离开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能体会到送水工人的辛苦,十来二十瓶的水加起来大概有十公斤重吧。收银员的表情告诉我,我可能是她见过最愚蠢的人,居然用几百块钱去买水,这笔钱要是换成一瓶不错的意大利酒该有多好?我不管这么多了,只是使出平日搬书的力气把它们运回家,送进雪柜等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刻。

试水的细节就不必提了,只有一点:试酒的时候大家用水漱口,试水的中途我们又该用甚么东西去再度活化自己的味蕾呢?答案是水。根据 finewater.com的指引,我特地准备了一瓶「纯水」,用它来清理上一款水所留下来的感觉。坦白讲,这个过程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白痴,同时我相信任何一个如此试水的人都该去咨询心理医生;不信的话你自己试试看连吞二、三十杯水的感受。尤其在结果出来之后,我更加肯定自己的愚笨;那位超市收银员的眼神不止是偏见的表现,她一定早就知道了事实。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