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偷什么不算偷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年龄的增长并没有使我更明智,反而让我渐渐失去了判断其他人的能力。一个专门对付旧区街坊,和地产商眉来眼去的官员也许不是好官,但我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像前几年那样理直气壮地骂他是「无耻狗官」了。因为我会自己胡思乱想,假想他私底下也许是个乐善好施的人;甚至会在非常时刻奋不顾身地冲出马路,抱起一个快要被车子撞倒的小孩;而这种事,我很可能是做不出来的。年纪越大,我就越难判别一个人是不是好人,因为我不能掌握任何一人的方方面面,下不了这么绝对的判断。

例如那些巧言令色的银行员工,把一堆风险极高的金融产品硬说成是安全稳当的「迷你债券」,骗去了不少老人家大半辈子的辛苦积蓄,然后金融海啸一来,就令他们的血汗钱尽化乌有。在我看来,这种行径无异于从人家的钱包里偷钱。可是,我并不相信这些人会在大街上扒老太太的手提袋,或者直接闯入他们家爆窃保险箱。既然如此,这些斯斯文文笑容可掬的家伙怎能当着一个老人的面,告诉他买迷你债券是项绝无风险的好投资呢?难道他们没意识到这是在骗人吗?难道他们不觉得这几近于行窃吗?

近年享负盛名的行为经济学家丹.艾瑞利( Don Ariely)也有相同的疑惑:「你觉得策划安隆弊案的那些人……会拿根棍子敲昏老妇人,抢走她手中的现金吗?」然后他设计了一连串的实验去寻找答案。而实验,正是行为经济学这门学科的看家本领。踩在传统经济学和心理学的边界上,行为经济学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人类的「动物精神」。

《动物精神》是最近非常红的一本书,听说奥巴马和他的幕僚都很喜欢。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艾可洛夫( George Akerlof)与「非理性繁荣」这个名词的创造者罗勃.席勒( Robert Shiller)在凯恩斯的《通论》里找回「动物精神」的概念,想用它说明所有人类行为里非经济非理性的元素。他们把人类行为的动机分成经济的与非经济的,再把人类的反应分为理性的和非理性的,两两配对,于是就可以得到一组四方格了。他们认为在这四个格子里面,主流经济学只关注到了经济动机加上理性反应那一小格,至于经济动机配对非理性反应,非经济动机配对理性反应,以及非经济动机配对非理性反应这一大片,就全部成了空白的盲点。他俩合着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想修正主流经济学的观点;人类并不完全是传统所说的理性的经济动物。

行为经济学在这点上就可以大派用场了,丹.艾瑞利的《可预期的不理性》便是其中最有趣的一部著作(原名《 Predictably Irrational》,但台译本译成《谁说人是理性的》,耸动之余有失原意)。四十岁不到的丹.艾瑞利曾经在以色列服役时意外烧伤,坏了全身七成的皮肤。足足三年,他躺在医院,那儿都不能去,没想到这三年竟是他学术道路的起点。因为他被隔离在社会之外,反而有机会用局外人的角度去观察自己以往的行为,思考一般人所作所为背后的因素。他的好奇心一发不可收拾,免费赠品为什么老让人买下多余的东西?贵价但无药效的药又为什么能治好疾病,这都是他在书里提出的问题,并且一一付诸实验解决(关于药物的研究还为他得到了 2005年搞笑诺贝尔医学奖)。

有一回,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宿舍冰箱里偷偷放了六罐可乐,隔几天,它们全都不翼而飞。不用问,这自然是学生干的好事。接下来,他又放了一个小碟,上头有六张一美元的钞票。你猜结局如何?居然没人动过那些钱!然后他设计了一个正式的实验,请三组学生分别回答二十道简单的算术题,每答对一题就有五毛奖金。第一组答完要请工作人员计分;第二组则自己计分,然后向工作人员拿钱;第三组麻烦点,自己计好分后,先找另一个工作人员拿代币,然后再用代币换回现金。这其实是个诚实测验,结果是第一组学生被迫是最诚实(因为分数是人家算的),第二组自己算分的学生就开始虚报分数领钱了,第三组的学生是最不诚实的,谎报自己答对的题数要比第一组多出两倍。

这个实验证明了一个道理:同样是欺骗偷窃,人类对非现金的东西特别不在乎。虽然一罐可乐也值一美金,但偷可乐要比偷钱心安;虽然一枚代币可换五毛钱,但骗代币要比骗现金没负担。这种心理一点都不理性,但却能够说明一个平常不偷不抢的人为什么会保险赔偿的时候夸大失物的价值,会把酒吧花费算在出差报销里头,甚至窃取别人在网上游戏里的宝物。同时,这也解释了金融欺诈,以及银行员工劝人买迷你债券时的心理。因为那都不是现金,而人类莫名其妙地敬畏现金。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