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自己查自己?

每当政府或公务部门出了事,不管是潜在丑闻,还是明显行政失当,从立法会议员、电台名咀以至其他传媒评論,大家总是近乎直觉地要求一个「独立调查」。然而,甚么叫做「独立调查」呢?自从殖民地时代的后期开始,政府便引入了「独立调查」的习惯。他们的做法是:一.邀请一批政府以外的社会贤达组成委员会;二.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必须相对独立于政府的干预;三.它必须向公众发布调查结果;四.但它还是向某个公务部门负责,如果它处理的问题严重,层次较高,那么它可能就得向港督本人负责了。这种习惯至少有三个好处:一.假如它要处理的是政府部门的问题,这种引入政府人员的做法便能免除官官相卫的机会了;二.由于它要公布自己的调查结果,组成的人员又是德高望重之辈,所以比较容易取信于公众;三.虽然这套做法來自英国,但它格外适用于政制不民主的殖民地,因为它能在不民主的政制基础上带來一点「民主」的气息。

渐渐地,我们都习惯了这套做法,并且深入骨髓地接受了它的精神。用通俗的话讲,那就是任何机构出了事都不应该「自己查自己」。可是,这真是一条放诸四海而皆准,任何时候都适用的原则吗?就拿甘乃威这件事來說吧,在民主党第一次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个记者就是本着这种港式问责精神去问民主党党鞭司徒华:「你们会不会请外人參与调查?」。司徒华当时的反应相当搞笑,他說:「我们会自己查。难道要请你來查吗?」在我看來,司徒华这个反问实在是问得太好了;一个政党为甚么不能自己调查自己党员出的问题呢?

我不反对立法会介入这个事件,以独立调查小组的方式去处理甘乃威的问题,因为甘乃威是立法会议员,因为这件事涉及议员的诚信和操守。更何况已经有市民去信立会投诉,议会不能置之不理。可是我们必须搞清楚,一个机构或者一个政党自己的权限,党有党规,有它自己的纪律,更有它自己处理违纪问题的方式,我们凭甚么不许它按照自己的规定去办事呢?例如,陈水扁涉嫌贪腐,既然台湾司法系统已经列案处理,那是否表示民进党就不用甚至没有权去做自己的党纪调查呢?就算是公务员违法,在法律行动之外,公务员事务局,也该有自己的调查和处理吧。

简单地讲,甘乃威身具民主党党员和主法会议员兩个身份。从议员身份这一面讲,我们有权要求议会公开查处他的问题;从党员身份那一面讲,我们却无权要求民主党邀请外人「独立调查」,这就是公关秀了,如果它坚持「自己查自己」,那却是它的权利。我们的常識不一定总是对的,讲「公开」讲「独立」之余,我们还要懂得尊重不同层次的权力和权利。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