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天堂的逻辑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理解能力开始退化,我发现自己愈来愈听不懂香港官员说的话了。运输及房屋局长郑汝桦最近响应复建居屋的要求时表示:「居屋与私人住宅属不同市场,透过复建居屋未必可遏抑私人楼价,且属干预市场,并非政府政策。」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于是翻了好几份报纸求证,结果每一份报纸的报道都差不多,郑局长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这究竟是甚么意思呢?既然居屋和私人住宅真是两种不同的房产市场,所以复建居屋至不会压低私人楼价,那么复建居屋又怎么会是干预市场的做法呢?到底她在说哪一个市场呢?个中玄机我猜了半天也猜不到。也许真如不少朋友所说,我的经济学太差,但我实在不能不凭常识判断,「居屋和私宅是两种市场」以及「复建居屋会干预市场」其实是彼此矛盾的。在郑局长这番违反逻辑的话里头,只有一点是统一的,那就是她反对复建居屋。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不惜搬出两套截然相反的理据,然后再用官腔把它们编织在一块,以收掩人耳目之效。更怪异的是,如此明显的矛盾竟然没有甚么人揭发指正。莫非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类怪话,早已到了充耳不闻的地步?自由行游客晓得,香港的一大特点是它卖真货,奶粉是真奶粉,药也是真药。可是不知道为甚么,一说到房地产,香港人就集体失去了判断真假分辨逻辑的能力。从主管房屋的高级官员到精明干练的地产商,无不胡言乱语、弄虚造假。于是一间号称千呎的楼房七折八扣,最后只剩七百多呎供人使用;于是一组建在垃圾堆填区上的楼盘,可以被宣传成天蓝云白的世外桃源;于是推窗只见一线天的可怜住宅,硬给说成海景无敌的恢宏高地。最新的绝招是空间跳跃,四十多层接下去是六十八层,六十八层的上一层是八十八层。这么诡异的设计,我以前只在恐怖片里见过,那些无中生有的楼层总能把电梯里的乘客吓得半死。

生长在这样的城市里面,就连我们的下一代也不能不被荼毒。有一位朋友是热心的基督徒,每周日必回教会,他的一对孩子也跟着上儿童团契。

某日牧师要求小朋友们想象天堂的模样,我朋友那对宝贝就抢着回答:「天堂就像会所,有大堂,好大好大!」「还有水晶灯和云石地板!」「还有冷气和游戏玩!」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