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Kindle初体验

如果一个男人的定义,就是他必须追逐任何一款潮流电子产品,那么我就一定不算是个男人了。

桌上的笔记本计算机已经用了五年多,速度愈來愈慢,但它没坏,所以我不换。客厅裡的平板电视,则是去年和电讯公司续约时,特价买回來的,此前我一直在看的,是具起码有十年歷史的正方形大怪兽。ipod热潮早就被i-phone盖过了,但我仍然坚持使用旧型号的难看手机,而我的i-pod是人家送的禮物,不用白不用。我没有电子游戏机。我也没有數码相机,因为我讨厌拍照。可是,就在Amazon刚刚宣布它的Kindle要出海外版的那一天,我却迫不及待地立刻上网订了一部,并且很可能是全香港第一批收到这款电子阅讀器的买家之一。不是我转性,而是我要以书虫的身份,見证书籍歷史的新一页。

打开纸盒,我发现Kindle最令人意外的,是它并不难看,起码要比相片好看,轻薄优雅,拿在手上相当舒服。第二个意外是,它不用任何调校准备,一开机便能自动上网,不只可以在Amazon买书,还可以上google查阅电邮(尽管它速度较慢,并且显示不了中文)。然后,我就开始买书了。必须承认,这种无线下载的购书方法是很过瘾的。尤其是新书,再也用不着等待那漫长的运货期,一按就來,一开就看。

用它看杂志更是不二之选,大洋彼岸刚出版,我马上就能同步收到,不必再像从前那样,总是被迫去看过期的周刊。說到杂志,Kindle最大好处,就能充份显示出來了,那就是它不占地方,一年分量的杂志全在方寸之间,不必再堆在家中角落发黄受潮。我也不用再剪报了,要查有用的文章,只须输入关键词,相关的内容便会一一列出。同样的功能还能用在Kindle储存的所有书籍上头,等于为全部藏书编制了一份索引。

它的妙处确实不少,做笔记方便,能够用内置字典或在线的维基百科查阅生词,电子墨水也真的要比传统发光的屏幕顺眼多了。可是,难道它就真能取代传统的纸本书吗?许多书迷都很怀疑。不能;假如你的阅讀速度已达专业级,你会觉得Kindle翻页的速度还是比不上你的手。它不如传统书本那么便于浏览,不能一目十行地火速翻书。

假如你是学者,你会认为Kindle的致命伤在于它没有传统的页數,只有显示阅讀进度的百分比量表,所以你很难在自己的论文裡引述某一句话,是出自某本书的某一页;更不要說许多专业学术书籍是没有Kindle版的了。你根本就不该花钱买一部Kindle,它暂时只有黑白显示,而且远远及不上传统印刷的华美精确。假如你是个标准穷苦讀书人,请你千万不要轻赏Kindle的滋味,因为买书太过方便,只会使你欠下一屁股卡债。

还有一种买书如流水的书迷,例如我的一个朋友,他的问题是:「甚么?Kindle只能储存一千五百本书!那豈不是很快就爆满了吗?」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