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气氛很好

最近局势大好,可别说些不合时宜的事情扫大家的兴,那就讲个笑话吧,一个在波兰十分流行的笑话。波兰是个天主教国家,信徒也十分虔诚,虽然波兰裔的前任教宗早已魂归天国,但波兰教徒仍然三不五时就成群结队跑去梵蒂冈朝圣。有一回,大批波兰信徒拥至,几乎站满了圣伯多祿广场,现任教宗本笃十六世要依例出來站在阳台上祝福他们。这位神学家教宗尽管博学多才,却就是不懂波兰文,无法按习惯用朝圣者的母语和他们打招呼。幸好他身边有位德国老乡,二战时曾在波兰服役,于是就请他从记忆中寻回当年最常用的波兰口语,把它们记在纸上,让自己照着拼音念。教宗在那有名的阳台上现身,他一脸圣洁,对着广场上的波兰子女温暖地宣布:「波兰的守军们,我们已经把你们包围了,赶快出來投降吧」!

这个笑话不只好笑,还很值得研究。波兰这个国家实在太渺小,小到人才济济的教廷竟找不出一个懂波兰文的人;这个国家给人的印象也真是太灰暗了,一提起就只能想到它被人入侵蹂躏的悲惨歷史。更妙的是,这个笑话是波兰人自己编给波兰人听的,还要在波兰大受欢迎。关于肖邦,一般国人最了解的不是他的作品如何开创钢琴演奏风格的新时代,而是他那杜鹃啼血般的忧国情怀。打从十八世纪末开始,这个国家就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不是给这个强权入侵,就是当那个强权的附庸。平常我们都以为它只是纳粹德国的受害者,却忘记了当年和希特拉一起瓜分波兰的还有史太林。「反法西斯」同盟的苏聯,一开始是法西的盟友,与德军一起在七十年前打响了二战欧洲战场的第一枪。在那几年的战祸中,波兰整代精英几乎全部遭史太林无情的毒手,它更是包括中国在内所有參战国中国民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可是,它今天却开始拿这段歷史编笑话!或许,这是因为冷战结束后,波兰人终于找回尊严;或许,这是因为国际货币基金会,最近预期波兰将会成为09年度,全欧唯一錄得GDP正增长的国家;而华沙也取代了莫斯科,乃未來五年商人们最愿意扩大投资的欧洲城市。但这一切成就比起我们中国又算得上甚么?論歷史苦难,波兰较中国犹有过之;論国势之盛,大家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

可是请容我大胆地问一句,我们可曾听过任何有关民族悲惨经歷的笑话在公共传媒上广泛流传吗?当然,这裡头或者有那种玄而又玄的民族性差異;中国人再胆大再有创意,也不会拿抗战开玩笑。如果說是言論自由的分别,可别忘了,中国宪法保障了我们都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呀;何况全国作协主席铁凝,最近更在法兰克福书展告诉外媒,她从没听过中国有出版审查。

我只能說,我们比较讲究气氛,遇到甚么大时大节,全国的气氛是否一致是很重要的。比如說最近的气氛很正面很鼓舞,于是我就說个笑话给大家助兴了。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