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Kindle)挽救了传统阅读

读: 《读书好》
梁: 梁文道

读: 不少人仍坚持只阅读纸本书,你算是首批使用电子书阅读器的香港人,购买时可有挣扎?

梁: 我没有很挣扎。凡跟书有关的东西,我也好奇;我认为这类电子书阅读器誓将取代纸本书,这样我就更好奇了。况且我又不是买了Kindle就不买纸本书。

读: 你认为使用电子书阅读器有何好处?

梁:很环保,而且买书、存书也方便。我家的书已经堆得满地都是,连走路的地方也没有,Kindle某程度上替我解决了存书的问题。用Kindle买书只是手指间的事,我现在大概买了40本电子书,都是在刚使用Kindle的头两天买的,后来觉得自己买得太多,就节制了。

但用Kindle看书也不是无懈可击。虽然Amazon电子书店提供的电子书算是比较多,但较冷门的书就不易找到,偏偏我又常看这类书。有些出版社是故意不给Amazon版权,他们宁愿给Barnes & Noble或是其他公司,而且各家电子书阅读器的格式未统一,你在Barnes & Noble的nook读到一本书,在Amazon的Kindle就未必读得到。

读: 你用Kindle来阅读哪类型文本?

梁: 用来看书,更多是用来看杂志。我一向有订阅电子版的学术期刊,因此我家的计算机储存了很多学术论文的PDA檔。我会把这些论文寄至Kindle的电邮户口,然后就用Kindle带着,四处阅读。

读: 电子书阅读器尝试模仿纸本书的阅读经验,你认为两者的感觉相似吗?

梁:用Kindle阅读,的确比使用计算机屏幕阅读舒适,但跟纸本书相较,感觉还是差很远。一本制作讲究的书,会根据书本的内容和风格,选用合适的字体、墨色、纸色和纸质,每本书也不一样。这些都是Kindle做不到的,因为Kindle内所有书都使用同一种字体,也没有纸质的分别。

读: 你认为电子书阅读器的普及会影响书本的定义吗?

梁:不太会,我反而认为这些电子书阅读器暂时拯救了传统书本。一本书是一个封面、一个封底再加中间的一迭纸,是一个独立的整体。我很相信,一本书应被理解为一个完整的意义单位,不能将之分拆,也不能打乱其次序。但在互联网时代,人的阅读习惯改变了,你可能先在这个网页读一段文字,随即跳到另一个网页看别的东西,或是换了去听一段音乐。在网上,人们连一篇较长的文章也很难读得完,更遑论一本完整的书。人们在互联网的阅读模式,已经失去了传统阅读的概念。我认为真正对书产生威胁的,正是这种互联网式的阅读,它正在冲击书本作为一个完整意义单位的概念。

Kindle是新产品,操作上却比较接近传统书本。你必须一本一本地下载、一本一本地储存、一页一页地看,不容易打乱传统阅读习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Kindle是保守的。

读: 你认为电子书会逐渐取代纸本书吗?

梁:我认为纸本书将无可避免步向死亡,情况就像我们这一代人看着黑胶碟如何被CD取代,再被MP3取代一样。当技术一成熟,革命的发生可以是很快的一件事,但仍然会有少量纸本书可以留下来,就像今天仍然有人听黑胶碟一样,是属于「发烧友」的东西。今天的唱片公司仍然会出黑胶碟,但它们会更小心地选择——只有当唱片公司认为某种音乐值得用黑胶碟的方式,去录制给某些人听的时候,才会出黑胶碟。我认为纸本书的情况也是一样,文字不会再不分优劣地印在纸上。纸本书会变成某种有收藏价值的物品,又或是一种艺术的表现方式。纸本书的设计和纸质会变得愈来愈讲究。

读: 你认为电子书的普及将有助小众出版吗?

梁:会。第一,由于电子书在网上发售,电子书店不用担心存货问题,理论上只要有人写了一本书,尽管只有极少人看,也不需要下架,书本永远有机会让人阅读。其次,出版电子书的成本低,作者较容易找到出版社。但问题是,现在的书实在太多了。你走进一间实体书店,书再多也不过是十万上下;Amazon网站在卖的书可是成千上万。当电子书日渐普及,能出版的书将更多,读者可以如何选择?将来,出版社的品牌会变得愈发重要。因为当所有信息都爆炸,出版社将为读者担当筛选者的角色,负责筛选书本信息的网站、机构和单位会变得很有价值,读者也会以出版社作为选书的指标。

【来源:读书好-读好专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