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酒店也下班?(酒店如家,还是家如酒店二之一)

那天我到酒店的时候有点晚,大概是晚上九点多,刚下车就在门口碰到一大群人呼啸而出,为免捱撞,我必须静候一旁,等他们全都离去,才慢慢拖着行李走进那宏大但是阴冷灰暗的大堂。我刚刚遇见的那一群人是酒店员工,他们刚下班。这间酒店则是过去专门招待外宾和重要国家领导人的国宾馆。

以前有些香港旅行团标榜全程住宿钓鱼台国宾馆,感觉上好像很高级,毕竟那是接待外国元首的地方呀。可是看看新闻,最近几年你可曾听过有哪一个大国的元首会选择入住钓鱼台呢?我没住过钓鱼台,但我住过一些省级国宾馆,例如文首提到的那一家。它们的共同特色之一是地方很大,拥有相当幽静的院落,因此只适合有车接送的国宾,不适合往往要在夜间出游然后自行从大门逛回来的一般旅客。其特色之二在于服务保留了国营企业的传统风格,比如说员工会集体下班,所以餐厅酒吧通常会在晚上八点打烊,连 Room Service都没有,似乎整间宾馆只剩下接线生还在上班。难道不是吗?那天我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就发现原来连前台的人也都走光了。

今年的港澳版米芝莲指南刚刚出版,和全世界一样,我发现香港人也只关心它饮食评鉴的那部分,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它对酒店的评级。米芝莲一开始是本旅游指南,它的餐饮介绍原本只是酒店推荐的附属数据。不知怎的,时至今日,竟已没有人太拿它的酒店评语当回事了。四季酒店很骄傲地对外宣布全港两家三星餐厅全在其旗下,却差点忘了告诉大家它在酒店上也是名列前茅。我见过很多人挖掘米芝莲星探品评餐馆的秘辛,却从未见过有人去研究他们比较酒店高下的方法。难道这是因为它的酒店评级不够权威?可是我们又何曾看过真正权威真正可信的酒店评级法呢?

跑惯大陆的人都知道,大陆酒店的星级标准是不可尽信的,正如国宾馆做出了中国特色一样,国营的五星酒店也有自己的一套,与国际品牌管理的五星颇有不同。通常它们的硬件都还不错,但不知道为甚么就会在某处少掉一根筋,令人纳闷。那也许是在厕所装了具日本制自动暖水冲洗马桶,可是它的厕纸架却远得要你站起来走两步才拿得到;也可能是吧枱上面有座小型咖啡机,可以冲调特浓咖啡,但那咖啡粉你却遍寻不获,你打电话问人,他们则反问你吧枱上头不是有两包「雀巢三合一」吗?

我几个月前去过一家号称三星的商务酒店,那房里挥之不去的下水道气味就不管它了,最要紧的是它能不能满足我商务上的需要。有天上午,我赶完了稿要去发传真(抱歉,我仍然用笔写稿),跑到楼下的商务中心(它的门关着),然后再去前台求助(那里站了三名面带微笑的可爱女子)。首先,我很惊讶地听到她们说:「对不起,我们这里发不了国际传真」。一时情急,我马上想也不想地就问最近的可发国际传真的地方在哪里,然后她们七嘴八舌自己议论了一轮,还是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这时我喘定了气,神智已从慌乱中恢复过来,总算可以问出一个稍为理性的问题:「为甚么房间能够拨打国际长途电话,但这里反而没有国际传真呢?你们明明不是有一台传真机摆着吗?」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面,我在他们的柜台里面向她们示范了操作传真机的方法,并且表演了一次国际传真的魔术。

事后,她们都很感激我教懂了她们一项陌生的业务,我则愉快地感到自己有回家的感觉;这不是嘲讽,说真的,你试过在酒店的大堂就像在家里一样地自行操作传真机吗?同样地,那晚在国宾馆看到酒店员工集体下班,我也感到一丝诡异的温暖,因为那就像回家;我家从来没请过一大帮二十四小时等候差遣的佣人。而他们下班时的表情是这么地放松自然,再也用不着挂上勉强的笑容。这难道不是很合乎人性吗?

【来源:饮食男女】

点击阅读:《回酒店还是回家?(酒店如家,还是家如酒店二之二)》

梁文道:酒店也下班?(酒店如家,还是家如酒店二之一)》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回酒店还是回家?(酒店如家,还是家如酒店二之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