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回酒店还是回家?(酒店如家,还是家如酒店二之二)

点击阅读:《酒店也下班?(酒店如家,还是家如酒店二之一)》

由于我每个月都会去北京一趟,所以很多香港朋友都爱找我打探京城的好住处。可是坦白讲,就算我认真介绍了,他们多半也不会听我的。因为他们是去旅游,而游客总得挤向最热闹最繁华的东区,我却老是住在西边的海淀。以今日北京交通情况之恶劣,城市面积之大,这一东一西的距离几乎就像是两个不同的城市了,游客又怎堪日日往来二地之苦呢?

如果你恰巧就是要去北京西城,把时间用在颐和园和西山一带,那么你就该试试我住惯了的香格里拉了。不要笑,可别小看这些连锁五星酒店,觉得它们不够潮不够型,没有性格;除非你是张智强那种,以挖掘精品酒店为乐的专业人士,否则你就应该明白一个长年在外出差的旅人是多么地需要一种如家的熟悉感。这种标准化的熟悉感,恰恰是大型国际酒店集团的传统强项。并不是说它们布置得就跟你家一样。还有个老妈在煲汤,而是它很标准,没有惊喜但也没有意外。它们的房间都很像,房里的灯掣你闭上眼摸得着,早上的 morning call一定不会搞错, room service的咖啡总是一小壶地上。我不是浪游者,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需要在酒店房间里正常工作的普通客人,所以我不想碰上甚么意外,甚至连惊喜也不太想要。

在这种时候,开业多年的老香格里拉就让我足够受用了。它的餐厅并不都是最好,但也从来不差;它的室内泳池没有水底音响,但温度总是刚好。我也喜欢酒店那种对待老客人的态度,每次从下车到走进房间的过程里面,人人都会对你笑着说句「欢迎回来」。久而久之,我甚至知道了 room service接电话那女孩的名字叫做 Maria。何况标准不表示不细致不「人性」,例如有一次我嫌书桌前的椅子太矮,随手拿了个揽枕当坐垫,出门口之后,它就已经被一个正式的椅垫代替了。又有一次,清洁人员发现我桌上放了盒打开的感冒药,于是留下一张字条劝我多喝水,字条上压着好几瓶矿泉水。

相比之下,极受传媒追捧的新潮设计酒店就很难令人放心了。一般而言,它们的设备都有点怪,要不是想要玩捉迷藏似的把各种开关偷偷藏起来,就是另有玄机令你根本弄不懂它的作用。最可恶的是那些所谓的名师设计家具大堆凑,使整个房间的空间比例不合理,叫颜色的搭配让人心惊。天呀!我在外面跑了一天,回到房里只是想好好工作,然后睡上一觉;你们为甚么要让我好像去了另一个景点一样呢?难道你们以为每一个稿匠都该像 Jack Nicholson,住进闹鬼的酒店写作?

我发现这不止是中国的问题,全世界有不少挂着型格设计酒店的地方都很可疑。它们或许很有型,但总是会在某些角落出问题。某间亚洲区内的精品酒店先驱,它的走道常常有一具风扇会在半夜开动,因为那里的下水沟味道很重。另一家同类型老店的问题是热水上得特别慢,你必须很无奈地光着身子站在一旁观赏热带雨林花洒的水流之美,五分钟之后才能真正冲进水幕之中洗个痛快;我问过大堂经理,他说「就是这样,没办法」。

例外也不是没有,上海的「 Jia」就相当不错,性格表现没有牺牲掉基本的质素(我尤其欣赏那具可以连接 i-pod的 Cambridge audio音响系统)。精品酒店潮流最奇特的地方是它们竟然反过来影响了很多人对家的想象;从前,老派酒店都爱标榜自己能给你回家的感觉;现在,我们却羡慕一个人的家设计得跟精品酒店一样。酒店不再是住家的仿制品,如今它成了理想家居的原型。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