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不完整的真相

不完整的真相

读书真难,难在读一本书是永远不够的,每一本书都呼唤着更多的书籍、档案和文稿。例如你想了解全球气候暖化的真相,然后随手拿起隆博格( Bjorn Lomborg)的《暖化?别闹了》( Cool It,大陆本译作《冷却》),你会获得些甚么呢?你会发现北极熊的数量不只没有减少,许多种群的数量反而还十分稳定。你还会发现联合国的「跨政府气候变迁专家小组」(简称 IPCC)预测,到了 2100年,全球气温只比现在高出摄氏 2.6度,而这是人类可以轻易适应的,因为人类曾经捱过更剧烈的温度变化。并且你会发现人为的全球暖化导致飓风更加猛烈的说法原来也是站不住的,因为「 IPCC」的上层「联合国世界气象组织」曾在一份报告中列出三条共识,三条都不能支持这种流行的讲法。假如你只读一本有关全球暖化的书,又嫌注释太烦略而不看,更不会顺着注释一一核对它的资料是否确实,那么你就被误导了;你以为自己对全球暖化有了更真确的认识,其实你不。因为最起码前述三项「发现」都是错的;或者更准确地讲,它们都只是局部地真,而且非常局部。

自从《持疑的环保论者》在 2001年出版之后,隆博格就成了环境保护运动中的头号问题人物了。因为他虽然自称是个环保份子,但却常被美国共和党中的保守派引为同路人,用他的论着支持自己反对碳减排的立场。经过一轮的以讹传讹,很多人甚至认为隆伯格也是所谓的「气候暖化否认者」,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就猜疑他收受了能源企业的资助,协助后者散布气候变迁与人类行为无关的谬论。

在《暖化?别闹了》的新版前言里,隆博格扼要地说明了自己的真正立场:「第一,地球的确开始暖化,而且是人类造成的,但第二,大量快速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来处理全球暖化的做法非常粗劣,而且根本无法拯救世界和帮助人类」。换句话说,他不否认当前的气候暖化是人类造成的,更不否认气候的确正在暖化;问题只是气候暖化的灾害究竟有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严重,以及碳减排到底是不是一个对付暖化的好方法。

让我们先来看看第一个问题:暖化是否真的很危险。隆博格的一贯风格是罗列大量研究结果,以五花八门的数据和数据反驳通俗的常识(比方说戈尔等人所散布的『不方便的真相』)。最厉害的是那些研究全都大有来头,不是 IPCC就是「世界自然保育联盟」,似乎全世界最权威的环境专家都被我们误解了;明明他们没有那么悲观,大家却总是以为他们早已敲响了人类的丧钟。举个例子,正在溶解的「威尔金斯冰棚所占体积还不到南极的百分之 0.01。我们更不知道,自从开始卫星测量以来,南极的冰雪覆盖量已经打破了纪录」。

用一句广东老话来讲,隆伯格这堆论据真是「唔知就俾佢吓死,知就俾佢笑死」。他很擅长剪裁人家的研究结果,极富技巧地把它们编织进自己的论述里面,这种动作不只牺牲了那些研究的完整,甚至还产生了刻意误导的效果。就说这南极的冰雪覆盖量吧,没错,它是增加了,但这并不表示溶解的情况不存在。尽管他提到了卫星观测,可是不知道为甚么他偏偏忽略了以卫星观测南极情况最权威的 NASA专家 James Hanser所做的研究,根据 James Hanser那一系列广被引用的报告,南极洲西部早在 05年就出现了一座足足有加州这么大的湖了。韦尔斯冰棚的确只占了整个南极洲面积的百分 0.01,最近从南极大陆脱落下来浮向澳洲沿岸的那座冰山还要更小,它只有两个香港那么大。

反环保的科学

人类这种动物很奇怪,你给他看中非居民因为干旱被迫流徙的照片,他无动于衷;你让他瞧一对困处浮冰的北极熊母子的孤苦情状,他马上就喊「太可怜了!这都是我们人类害的」。难怪北极熊会成为全球抗暖化运动的象征,因为它要比人类更能调动出人类那民胞物与的深厚感情。

于是专以怀疑主流环保论述为己任的隆伯格( Bjorn Lomborg)就得先拿北极熊开开刀了。在《暖化?别闹了!》的第一章,他就告诉读者北极熊其实还没惨到淹死饿死的地步。根据「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北极熊专家小组」在 2001年发布的报告:「北极熊有二十种亚群组,其中一两种在加拿大巴芬湾的数目越来越少,但有多于一半亚群组的数目很稳定;而波弗特海周围有两种北极熊的数目则迅速增加」。这个小组是调查北极熊数量的权威机构,可见一般媒体和环保组织根本是在夸大其辞,拿几张照片支持自己,却对专业研究视而不见。

正是在这种地方,一般读者最容易栽斛斗。因为我们太容易被这些「专业研究」吓到,就像广告里的「专家说」最能把我们骗倒一样。你必须很细心地去查阅隆伯格的注释,自己上网索读原始文献,才能发现隆伯格这段话的毛病。首先,隆伯格这本书出版于 2007年,他却引述「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北极熊小组」发布于 2001年的第十三份报告。要知道北极熊问题在当年根本还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新闻,而这个小组的成员也承认他们那时还无法确定暖化与北极熊数量之间的关系。但是到了 2005年的第十四份报告,该小组就发现十九个北极熊群组里面有两组正在增长,五组数量稳定,五组下降,另外七组情况不明。为甚么隆伯格不引用这份更新但也更悲观的报告,却要拿出那份旧东西出来呢?更不要说他连老报告也引错了;依照第十三份报告书,当年数量稳定的亚群只有少于一半八组,而不是他所说的多于一半。

在《暖化?别闹了!》这本书里面,类似的毛病可说比比皆是。隆伯格尤其擅长断章取义,例如「 IPCC(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迁专家小组)每隔六年收集一次气候模型和效应的信息,利用其标准的未来方案,预测在 2100年全球温度将比目前高出摄氏 2.6度」,他认为这是人类可以适应得了的温度。可是他忘记告诉大家的是 IPCC给出的不只是一个度数,而是一个范围; IPCC的真正预测是 2100年的升温范围是摄氏 2.6度到 5度,但隆伯格一来就取了最低预测。就算到时大家走运,真被隆伯格言中,地表升温 2.6度,人类就真适应得了吗?要知道上一个冰河时期也只比现在低 4度,当时几乎整个北美都被冰雪覆盖,莫非他想说人类那时也活得不错,人口也和现在一样多?

如果说隆伯格真有甚么贡献的话,那绝对不是很多人所说的「击倒了环保论者的恐慌言论」,而是他不自觉地指出了一点适应的方向。已经有越来越多学者对人类的前途感到灰心,觉得气候暖化势不可挡,做甚么都没有用了。我们唯一剩下的道路就是想办法适应未来的巨变,将灾害降到最低程度。隆伯格历年言论的重点之一就是对抗暖化的成本太高,不如把钱拿去低洼地带修堤防,开发更多抗旱耐干的粮食品种,以及制造对抗瘟疫的疫苗。先不管他对于抗暖化程序的成本收益计算对不对,这些建议也都是可行的;无论未来的局势有多险峻,我们都需要投资那些可以即刻减少痛苦的工程。问题仅仅在于隆伯格为甚么一定要把减排的成本挪到这类适应计划之上不可。有一个记者曾经当面问他:「难道我们不能裁减军费,使得减排和盖堤防不必成为二选一的对立项目吗?」一向勇于挑战主流环保论述,以真正左翼自居的隆伯格竟然有些嗫嚅,想了半晌,他才答道:「我想,这是因为军事开支本来就是坏事,减排和修筑堤坝都是好事,而干好事和干坏事的成本是应该分开来算的。」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