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现代政治要有现代领导

过去十年,我去过不少大陆企业参观,常在办公室的走道上,看见公司领导的亲笔批示,被张贴在墙上供人学习,观其造句行文之语气,背后谋略之用心,总是有几分眼熟,不知在何处见过。要是再在报纸杂志上读到这些领导的传略,述其管理之哲学,这份熟悉的感觉就更立体了。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重读《毛语录》,这才恍然大悟:呀!原来这些领导都有点像毛泽东!脑海中立时浮起无数次桌间谈话的场景,酒酣耳热之际,那些出生在某个年代的企业高层与政府官员总是会提起毛泽东。

他们提到毛泽东,既不是崇拜,也不是置疑,而是很技术地分析他在某一场会议前的人事布局,某一趟讲话中的心理战略。似乎毛泽东的一生言行里,埋藏了无尽的资源,要比任何管理课程都更实际地指导了大家权力运用的方略,以及沟通表达的技巧。也许我可以大胆地说,毛泽东是几代中国人心目中的领导模范;你想当领导吗?那你就得好好研究毛泽东,因为他几乎是我们所知的唯一典范。

我不想讨论毛式领导艺术的功过,就算他真有过人之处,我还是觉得全中国的权力阶层要是都学毛泽东的话,恐怕也非妙事。理由很简单,毛泽东的处境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经历的,我们必须承认,今天的中国已经和三十年前很不同了。

在这个新媒体空前爆发的年代,一晚的密室谈话,很可能随即成为网络热帖;在这个权力稍为分散的年代,一个下属或许会有东家不打打西家的退路;在这个一元意识形态疲软、自我意识增强的年代,没有人会再无条件地接受任何来自上级的指示。也就是说,时代变了,我们也需要一套新的领导艺术,甚至向西方借鉴包括政治公关学在内的各种领导技巧。

一般人或许会觉得可笑,我们中国人还用得着向西洋人学权谋之术吗?且不论曾国藩谋略早已贵为民间显学,就连任何王朝兴衰的历史,也会被我们中国人读成一部又一部的权术宝典,学习权谋,实是风靡全民的运动。

由此可见,我国堪称举世无匹的心计战略大国,西洋人那套雕虫小技又何足道哉!

就是走在街上,都有无数标语或广告,内容令人啼笑皆非,成为网友热传的相片。

所以我们不能只把现代的领导技巧,只当成是西方版的韬略之学,应该注意的,是它的现代面向。

所谓「现代」,指的就是权力运作日益透明阳光、民意的分量渐渐加重、游戏规则逐步制度化的一种过程;它不是西方民主国家的专利,也是今日中国的实际情况。不论它的进展或快或慢,不论它将要转向何方,中国政治环境的现代化,都是很难置疑的一件事。

正因为有了这场不动声色的巨变,一个在镜头前抽着价值千元香烟的官员才会去职,一个斥问记者「你到底是代表老百姓说话还是代表党说话」的局长才会丢官。我们也许可以大胆地猜想,这两位在官场上混了好一阵子的公务员,应该是八面玲珑的人,说不定他们也读过曾国藩的传记,对毛泽东的雄才大略有些心得;说不定他们也很明白官场中的潜规则,知道怎样逢迎上司却又不失体面,晓得如何对待下属恩威并施;然而,他们还是败在不懂阳光环境中的「明规则」。

就拿演讲来说吧,曾几何时,政治人物的演说只是特定场合下的仪式,他不必生动活泼直抒胸意,他只需按着文稿一字字地朗读出来,同时不忘机械而僵硬地提高声调,以便听者适时鼓掌(这自然也是仪式的一部分)。

可是,现代的听众变了,无论他们是你的下属还是公民大众,他们期望的不再是一场行礼如仪的沉闷表演,他们想要看你能不能说服他们,让他们认识你的想法和为人,甚至让他们心悦诚服地信任你。简单地讲,现代的政治演说是一门高妙的沟通艺术。

这绝对不是肤浅的舞台演出,更是现代「民主」政治的重要环节(且不论民主如何定义);领袖人物不可以再把台下的人当成必须听话的乖孩子,反而要把他们当作一群有待争取的伙伴。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