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台湾真好!」

龍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使我们見識到一本书的营销,可以做到甚么规模。首先是搞定台港星马等四地媒体的同步协调,让它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幅刊出访问报道,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以及最大限度的人际网络发挥;尤其台湾,从电视到巴士車厢,你无論走到哪裡,都逃不过龍应台那深情的凝视,都不能不面对她的挑战(「告诉我,战争有胜利者吗?」)宣传没有错,再大规模的宣传都不能算错。一本书若是真的重要真的好,让更多人知道它阅讀它又有甚么不对?问题是如果大家真的觉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这么有所值有意义,为甚么它得到的书评却是这么地少呢?

比起它在市场营销上的声势,关于这部著作的严肃评論,简直微弱稀少得不成比例。何只《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根本书评就是一种几近绝迹的物种了;台湾去年一共出了多少种书?台湾的媒体又一共刊出过多少篇书评呢?没错,我们香港从來都被人认为是文化沙漠,能够刊登书评的刊物,五根手指都數得完;但最近起码我们留住了这五根手指,没让市场砍完了一根又一根。

台湾就不同了,它曾经拥有全华文世界最活跃最具份量的书评平台,不只推介新书,且透过各种正反意見推洐出每一部重要作品的意义。可是,这个曾经让香港及南韩讀者欣羡不已的盛况,已经一去不復返了。宣传全面盖过了评論,甚至連仅余的评論也都有点宣传的味道。整体版面的萎缩更是叫人唏嘘不已。台湾出版的新书愈多,有份量的书评就愈少,难道台湾的讀书人不觉得这种局面很荒唐吗?还不只是书评,影评、樂评和艺评也全部呈现出倒退的情况。且不谈质量,光是數量就够叫人忧心了。整体來看,它们注销的频率愈來愈低;局部來看,它们的字數愈來愈少。这一切都在表明批评論述生命的消亡,整个文化机制,只剩下了生产者和消费者;至于中间那群有能力提供批评論述的人,他们大概都在忙着彼此推介吧。

台湾是一个很温暖很有人情味的地方,这是每一个去过台湾的大陸文化人和熟悉台湾的香港文化人的共同看法。但我有时候会忍不住猜想,这种温暖人情的背后,是不是一种对于认同的渴求呢?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需要认可他人,于是大家拥抱成堆,彼此肯定,然后集体自爱,到不容否定的地步。我離开台北的时候,赫然发现机场大厅上悬挂了一副巨大的广告,上面写着「台湾真好!台湾加油!」,英文是「Taiwan is really good!Taiwan go go go!」。坦白說,我还没見过这么一个热爱自己,并且老是喜欢为自己打气的地方。我也很爱台湾,而且愿意为台湾打气,但是我选择以批评的方式來爱它。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