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说句真话真那么难?

中国媒体其中一个最令人厌倦的老话题就是“讲真话”。每隔一阵子(而且不用隔得太久),总有人再度提出“讲真话”的重要,然后大家再次热烈讨论讲真话的现实意义。然后呢?等待下一次有关讲真话的舆论浪潮。为什么“讲真话”会变成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话题?难道在我们这个国家说句真话就真的那么困难吗?

今年“两会”开幕没两天,全国政协常委张维庆就带头痛批官场恶习,称为官廿多年,发现讲真话越来越难:“有些人不敢讲心里话,只能选择一些过得去的话”。他这番话照例引起关注,大家热情跟进,纷纷叫好。没想到才过数日,“两会”会场就为张先生的言论下了一个现成的注脚。

冬季奥运会女子速滑1500米金牌得主周洋小姐上月接受记者采访,坦言最该感谢的人是自己的父母,说终于有机会改善双亲生活,非常高兴。这番话听来平平无奇,却能感动万千网民。不过,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先生则有不同的看法:“说孝敬父母感谢父母对,心里面也要有国家,要把国家放在前面,别光说父母就完了,这个要把它提出来。”周小姐“知错能改”,在网站访谈里修正感言如下:“感谢国家给我们提供了那么好的条件,让我们有这么好的条件去征战奥运会,也要感谢支持我的人,感谢教练,感谢工作人员,感谢爸妈。”足足谢到第五位才轮到爸妈,而“国家”这次则稳稳妥妥地占据了首位。此事立即掀起波潮,网民几乎一面倒地站在周小姐那边,逼得前体操中心主任高健出来澄清,说大家误会了,于先生的话根本不是针对周洋云云。

这场茶杯里的风波难道也和讲真话有关吗?有的,因为网民当初赞赏周洋小姐,理由之一就是她讲了真话。那么周小姐究竟讲了什么真话呢?“拿了金牌以后会改变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让我爸我妈生活得更好一点。”基本上,这和太阳永远在东方升起一样,是句真实得几近于无趣的大白话,为什么大伙却要为之震动,觉得它既真诚又有人性呢?原来周小姐打破了金牌运动员获奖感言的惯性,不只没有首先感谢国家,甚至根本没有提到。

想想看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局面,一个运动员只是因为没提到国家就被人认为是说真话的代表,那岂不是说其他所有谢过国家的运动员都在撒谎?

通常我们会把道谢看成是一种有感而发的真实反应,你必须真正感到他人的善意,或者感激他人的协助,你说出来的这句“谢谢”才是诚恳无欺的。当然,道谢也可以是单纯甚至机械的礼貌表现,人家帮你斟茶,替你拾起一张纸,你那声谢谢就完全没必要牵扯肺腑翻腾五内。可无论如何“谢谢”不该是逼出来的,否则就是虚伪了;而虚伪的道谢又有谁需要呢?就以周小姐得到的赞美看来,大家似乎觉得一般金牌运动员对国家的鸣谢原来都不太诚恳。

也许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感谢国家和称赞国家的压力,明明心里并没有时刻念记着国家的好处,但也要在某些场合把“谢谢国家”挂在嘴上,不说不行。这正是周洋小姐令人感动,令人觉得她够真诚甚至够勇敢的心理背景。妙的是于再清先生那番(也许是误传的)评语和周小姐的随后改过,恰好印证了网民心里的猜测:运动员对国家的感恩果然是给教训出来的。如此一来,最无辜的既不是周小姐,也不是于先生,而是那些由衷感谢国家的运动员。万一人家是真的,我们岂非冤枉好人?这情况好比你的伴侣老是缠着你,要你天天说好话,称他本事赞她动人,一千天一万天之后,她或者他还能要求你的美言是出自真心的吗?

全世界都有以家喻国的现象,常称国家为“祖国”(motherland)。中国人尤其有忠孝同源的传统,将忠和孝当成同一回事,把国家和父母看得一样亲切。可就在周洋的母亲后来对记者的一段回应里,我们看到了国家与双亲的一点点小分别。她说,孩子不懂事,以后会叫她先谢谢国家的。这就是父母,他们只要孩子好,既不介意儿女会不会感恩,更不介意他们会不会把爸妈放在鸣谢名单的首位。

【来源: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