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无线「公共」在哪里?

我们把陈志云被捕的新闻当是娱乐新闻,正如我们长期把无线电视当成是家娱乐机构。说起「无线」,我们会想起一连串的电视剧集,一大堆明星艺人,我们还会想起以前的《欢乐今宵》和「香港小姐」,现在的《志云饭局》与《东张西望》。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是家娱乐业的巨无霸;全世界恐怕只有它会自己给自己搞一个内部大奖颁奖礼,然后所有当地媒体还要煞有介事地猜测谁拿到「视帝」,揣度谁又在背后为了那个「视后」的席位争风吃醋,而且没有人觉得这个现象很荒谬。所以任何有关「无线」(乃至于一切电视台)的新闻几乎都只能在娱乐版上见到。这家机构这个行业实在太特别了,与其他媒体截然不同。例如报纸,你何时见过一家报纸的名记者跳槽会成为娱乐新闻(当然,我们平常也不在意报纸记者跳槽的问题);但无线的艺人离职就一定是八卦媒体关心的要事。直到廉政公署高调拘捕陈志云,我们才赫然发现无线电视要接受最高规格的防贪标准,因为按照《防止贿赂条例》,它是一家「公共机构」。甚么叫做「公共机构」?难道无线电视不是个私人企业,不是个专业娱乐的媒体吗?它何时和公共发生过关系呢?

于是我们才注意到它也播新闻。要知道电视台的新闻部是很花钱的,每一节新闻每一集信息节目都得烧掉不少钞票;按照无线电视那唯利是图娱乐大过天的本性,它根本没有理由要去养那一大帮专业新闻工作者。同样地,它不该在黄金时段播出香港电台制作的节目,不该找时间放映一些保证赚不到大钱的文化艺术节目。然而,它还是要播新闻,还是要交出时段播送一些违反牟利原则的东西;因为电视原来是种公共机构。因为它占据了大气电波,那是种稀缺的公共资源,同一个波段给了一家就不能再给另一家了。换句话讲,免费电视是一种利用公共资源来赚钱的机构,光是交税还不够,它必须在牟利之余完成一些公共交托的任务,比如提供重要的讯息,满足整个社会在娱乐之外的需要。此所以除了少数国家,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最早最大电视台都是公家营运的,像英国的BBC与日本的NHK。无线电视可曾把自己当做过一家「公共机构」呢?它的新闻受到质疑,有人觉得它们不够公正,结果「无线」用商业机构有自己的商业决定的理由推搪舆论。它必须按照规定制作文化节目,结果那些节目全被丢到周日清晨的「垃圾时段」,而且成本低得可耻。

「无线」是一家公共机构,但它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娱乐产业里的摇钱树,不只公司摇到了钱,而且连里头的人,也都以为自己应该是名成利就的明星。更可悲的是我们从来不觉得这有甚么问题。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