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天才与白痴

我从没听过一个意大利人会讨厌 pasta,直到我看见了马里内蒂( 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的《未来主义食谱》。

马里内蒂是未来主义的创始人, 1909年的 5月 19日,他在报纸上发表了《未来主义宣言》,主张现代艺术应该和传统全面割裂,例如:「直到今天,文学颂扬静止的沉思,狂喜和沉睡,我们则赞扬攻击性的运动,焦躁的失眠,危险的跳跃和一次出拳。」当然,末来主义的最大标志是对现代工业文明与速度的歌颂:「我们宣布世界的光彩是通过新的美感来丰富的:速度的美感。汽车的运行带着它装饰有输送管的嗓子呼啸而行,就彷佛蟒蛇探索的气息。汽车运动轰鸣,空气在它的金属气息中前进;它要比胜利女神更美。」

你觉得他是个疯子吗?人家在二十世纪艺术史上可是个大人物呀!而且他还深得大独裁者墨索里尼的欢心,因为不只是个民族主义者,并且认为战争是人类最极致的艺术,应该善用现代武器好好的大干一场。

马里内蒂的战线广阔,连厨房都不放过。他觉得意大利人对 pasta的依赖简直是有病,就和他们热衷于古建筑和博物馆里的名画一样,是种类似恋尸癖的精神错乱。他说:「我们应该把自己从 pasta里面解放出来,因为那也是一种奴役。……它把我们的肚子填得就像圣诞节的火鸡……」。

你以为他反对美食吗?恰恰相反,他反对 pasta的理由正是要把意大利人从饱腹的必要里解放出来,好全面欣赏食物带来的感官愉悦。他想象的未来是这样的:由于科技的进步,所有人都不必再受吃饭之苦,只需每日服用国家配给的营养药丸。自此之后,人类进食就只是享受,再无其他目的。于是大家就也再用不着为了把一堆寡淡无趣的面粉弄得可口而伤神,全心全意地创造饮食的艺术。

《未来主义食谱》罗列的就是马里内蒂心目中的「艺术」。

比方说「兴奋的猪」,做法是把一整块不去皮的色拉米火腿肠泡在特浓的 espresso里面煮熟,然后再古龙水调味。

又比方说「飞雅特鸡」(「飞雅特」指的是意大利 Fiat汽车)。把一堆铁球塞进鸡肚子里,拿去烧烤,好让鸡肉充份吸收掉铁的味道,上桌时再挤一些忌廉上去。

最有名的是「空气食物」。用右手把一些橄榄、茴香和柑橘片送进嘴巴,左手则抚摸砂纸、丝绸和天鹅绒;与此同时,旁边要开动一把巨大的风扇,侍应生则趁风势对着食客喷洒康乃馨香精……

这真是一本能叫所有自号「厨魔」的人都要汗颜的狂野食谱。可惜的是,正当马里内蒂的信徒到处发传单攻击某些爱吃 pasta的大肚名人是白痴时,有人举报说自己看见马里内蒂一个人干掉了两人份的 pasta。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