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天堂

布吉、喀比、PP岛和马尔代夫,曾经被认为是天堂的地方,如今成了地狱。讽刺的是,只有在这个时刻,在点算尸体,寻找家属和奋力再生的这个时刻,这些地方才忽然有了人的面目。只有现在,它们脱下了天堂的面具,才在灾难之中以人世的实相坦露眼前。

乐高(lego)曾在90年代堆出一款叫做「天堂」的组合玩具,包括了一棵棕榈树、两个淋浴棚、一把太阳伞,两张折椅、一块冲浪板、一根钓竿、一艘游艇、一架轻便Hi-Fi、一组连Bar tender的海滩酒吧和一对着泳衣的游客。这套玩具为甚么叫做天堂,答案显然易见,因为这幅海滩度假胜地的景象,表达了二十世纪中期以后全球都市中产阶级的梦想。

以往欧洲人并不热衷到海滩,最少要到了十九世纪,英国的巴斯及地中海沿岸才成为热门的观光点,原因之一是为了健康,据说海风与海水有益身心。

第一个声名红遍全球的海滨度假胜地却不在欧洲,也不在北美,而是在太平洋上的夏威夷。夏威夷有很多沙滩,有大得可以冲浪的海潮,充满异国风情的少数民族,丰盛的天然物种,奇妙艳丽的花朵及水果。

美国来到这个地方就像踏上了西方人传说中的伊甸园。漂亮的景观,不知名的动植物,未经现代文明「污染」,这一切从来说是构成西方人对伊甸园想象的要素。虽然在夏威夷之前还有法属大溪地,但美国的强大国力和它流行文化工业(比如说电视剧)的影响,却把夏威夷变成史无前例的环球天堂。至此之后,夏威夷的的形象就开始往世界各地拓展。

西方游客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海边天堂,芭堤雅、峇里、关岛、波拉波拉、布吉、马尔代夫、沙巴……。

有趣的是这些地方吸引人的地方都很相似,正如那套乐高玩具,它们的风景明信片若不加说明,你实在分不出来它所描绘的那个景观到底在哪。

当大家都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寻找全球化的痕迹时,却都忽略了海滩度假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

所有的城市中产阶级都想在假日远离文明生活去一个无人海滩,然后在那里遇上一样的按摩水疗,一样的infinite pool。直到海啸袭来,每个地方的全球化装扮才剥离下来。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