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盆地的世界

还记得北京奥运会前夕,中外媒体有过一段非常紧张的时刻。透过「Anti-CNN」等网站的努力,许多人第一次看到外国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导」。大家平常在国内报刊上,总是读到不少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从马德里到新德里,似乎全球媒体都注意到了中国的成就,都要争说中国人的好话,怎么到了要主办奥运会的关键时刻,他们却翻脸不认人,纷纷指责中国这样不对、那样不行了呢?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不少人非常愤怒,颇感里头埋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这多少是个误会。熟悉外媒的朋友都晓得,那些「负面报导」其实一向都有,尽管这段期间确实也多了一点;但是你绝不可把它理解为有与无的区别,而该视之为由少渐多的过程。所以大家当时该问的问题,不是「为什么老外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变化」,而是「为什么他们会增加了『负面报导』的篇幅」。问题不同,答案和反应也就不一样,而这两者的分别可不是不重要的。

世界是一种感觉,它的界限决定于你所知的范围。假设你一直活在一个内陆的盆地,不只从来没有离开过它,甚至不知四周群山之外更有其他天地,你肯定会被一个外来的陌生人的证言吓着;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作沙漠的东西吗?原来陆地的边界是无垠的大水?再让我们假设,你虽不曾远游他乡,却清楚了解山外有山,河的下游是海洋,那么,你所知道的世界肯定会比这个盆地大上许多吧?你对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肯定也会有了不同的自觉与认知。

同样地,我们也能用这个盆地隐喻看待互联网时代的世界。理论上,互联网讲究信息自由,无远弗界,没有任何一个网民是孤岛。可事实上,我们都晓得每一个人都会因应自己的喜好,形成一套自己的上网惯性;除了少数人有不断冲浪、不断闯入新世界的嗜好,大多数人都只会来来去去光顾几种固定的网站和网络服务,如同长年住在一个盆地里面。然而,只要我们知道这是一块盆地,知道盆地之外别有天地,那么我们的世界观就不至于会出太大的问题。

我们如何在互联网的盆地里得知世界的存在呢?主要就靠搜索了。目前全世界有几个国家特别重视网络搜寻的审查,其方式和严格程度决定了盆地居民世界观的样貌。举个例子,同样是审查,监控部分网页的进入与过滤搜寻的结果,却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前者使你知道这个世上有些东西是存在的,只不过你不能具体掌握它们究竟是什么,好比一个盆地居民从未见过大海但起码知道什么叫海;后者则干脆不让你知道哪些东西是出现过的,它们彻底消失在你的视域外,让你连海都没听说过。

世界是一种感觉,因此它在客观的信息之外,还涉及了更细腻的某些主观感受。譬如说,长期使用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 这些网站的人,都不可能百无聊赖到老是泡在自己看不懂的外语里头;可是当他们在用自己的母语欢快交流时,会模糊地意识到这只是人类社会的语种之一,在我们的圈子之外还有很多不同的圈子,因为偶尔会有些信息穿越了这些圈子的边际。例如一条短片,你发现它是西班牙文的搞笑新闻,它既然得到世界各地网民的热捧,于是你也不妨八卦一下,顺便看看片子下方各种陌生语种的反馈与留言。看不懂不要紧,起码这一刻你感觉到自己正与世界同乐;我们虽不能体会它的全部内容,可是我们又能神奇地与陌生人达致一剎那的交流。

当然啦,你也可以上「优酷」,中国版的Youtube。里头一样有很多国外热播的视频,只不过它要靠一群有心的网络「搬运工」转接上载;你不晓得他们的搬运是否及时,也不晓得他们搬运的标准是什么。更重要的是,你不能看到世界上其他人的反应,不能自己随意浏览、发掘那些仍未被「搬运工」注意到的东西,不能感到那种普世跨国的分享快感。也就是说,就算你在「优酷」欣赏到了一条据说连外国人也十分喜欢的短片,可是背后那个模模糊糊但又确实存在的叫做「世界」的感觉不见了。同样的短片,同样的信息,背后的杂音不同,世界也就不再一样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就算「百度」「优酷」「开心网」与「新浪微博」的功能再强大,用户的数量再多,始终还不是一个世界性的平台。你可以关起门来在上面玩得不亦乐乎,甚或期盼它们有朝一日会成为真正全球共享的工具;但是这一刻,你却失去了世界,那种知觉的背景,以及信息流动的真正边界。

如果一个大国,就像一个不知道自己有近视的大个子,人人都怕他,可他看不清其他人一目了然的角落与障碍,也看不见人家眼中的神色,为什么不能跑去配一副度数合宜的眼镜,看看盆地外头的世界呢?

【来源:财新《新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