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们都是标题党

前阵子,我替一个网站做了一档关于世界杯的对话节目,其中一集请到了易中天。他也真有意思,人人都去凑的热闹,他偏偏不理,反而还质问凭甚么大家都得关注世界杯。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他竟然在节目里问我:「原来中国队没去南非吗?为甚么中国队不踢世界杯?」除了这句话比较「雷」人之外,这集节目的气氛相当温和,主要是谈历史,说一说体育精神和「其争也君子」的道理。后来,我在网上看到这段对话的标题叫做〈易中天对话梁文道声讨「全民足球热」〉。「声讨」?有那么严重吗?也罢,反正是网站吸引眼球的手段,我懂。

再过一天,我偶而也会逛逛的「天涯论坛」出现了一条;更加震撼的帖子,题目叫做(易中天为何大骂梁文道是伪球迷?)。点进去一看,不得了,连中国队有没有踢进世界杯决赛周都不知道的易先生居然在和我辩论巴西的足球风格。就算我记性再坏,也能判断这是一段不曾发生的虚构对话。

虽然中国去不成南非,但中国的传媒硬是在世界杯里灌满了自己的口水,把曼德拉球场变成自己的主场。随便点进一个有点规模的网页,耸人听闻的标题比比皆是,例如「乌拉圭阵中暗藏妖星,连梅西也要仰望他」;「妖星」二字,原来凡是只要进过一球的球员就当得上了;至于「仰望」,更是出现频率排进前十的动词,让人以为那帮球员成天没事干就蹲在地上比赛彼此仰望,有病。

在密密麻麻的一片字海之中,每一条新闻每一条评论都要急切地呼喊:「看我吧!快来看我吧!」。有时候它们甚至发展到了精神错乱的地步,前一天还在宣告「德国战车天下无敌」,第二天就马上揭发「德国其实只是伪强队」。三十多天连绵不断的球赛已经够叫人精神难受了,这群标题党似乎嫌你不死,还要加多几斤味精,让你的情绪永远保持在最亢奋最绷紧的状态。

中国人是有智慧的。前两年我还在抱怨这是一个人人都想当作者,但却找不到一个读者的年代;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大声吆喝,可是没有人想听也听不见别人到底在说甚么。很快地,我们居然就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妙策。那就是干脆甚么都不讲,集中精力地吆喝;你不必知道我想说的内容(因为我可能根本没有内容),你只需要听到我那一声嘶吼就够了(因为被人听到才是我心所求)。

例如微博,本来是一群朋友圈子里八卦信息表白感受的玩意。到了伊朗人手中,它才发挥出流通新闻鼓动革命的潜能。最后我们中国人将它发扬光大,变成一个网络版的「我要成名」。原本那么平民化的交流工具,微博服务供货商却想出了「名人认证」这一招,点将般地点出一列最值得大家关注的微博明星。原来的重点是用一百四十字短快纪录自己最想说的话,现在的目的却是比较谁的「被关注度」最高。

我只用一个推特户口,而且荒废良久(虽然新浪等网站主动帮我开了户,还自动创造了几则留言),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快速地说话,那么迅捷地反应。但是我发现很多人都能适应这种节奏与密度,并且总有话要说,从早到晚地说。渐渐地,有些人掌握到了规律,用写标题的方式来写微博,语不惊人誓不罢休,这样便能吸引更多的粉丝,拉高自己的「被关注度」,终于成了一把十五分钟的名。

然而,成名真有那么美好吗?被关注真有那么重要吗?或许是我老土,我总觉得被人关注是一回事,被人关注之后要干甚么是另一回事。我佩服一些朋友,他们真能在微博上提供重要的消息,真能用最短小的空间写出几行发人深省的金玉良言。可是我也遇到过一些名人,和他参加论坛做电视节目,事前他预告自己的观点是「中国人不容许猖狂的美军来黄海演习」。节目开始之后,他果然就说「中国人绝对不能容许美军开到黄海来撒野」。然后呢?我们期盼他的进一步发挥,等待他的独到见解。然后就没有了,他说完了。我想我总算明白了,他不是来讨论国际局势的,他是在写微博;他有的不是观点,而是标题。假如这场论坛上网,标题也许可以叫做「 XXX叫板美军:谁来我灭谁」。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