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酒醉金迷英格兰(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二之一)

再一次,世界杯赛前被过度高估的英格兰又要提早收拾包袱回家了。每一回,大家都能为她总结出必败的理由;可惜每一回大家都会忘记四年前的教训,然后再度幻想她有夺冠的希望,跟着再度失望。这几乎成了一条历史规律,不断重演。悲剧重演就会变成喜剧;如果它不断地演,那就是闹剧了。

最近很红的《足球经济学》( Soccernomics)里面有一章专门讨论这个闹剧,作者库珀( Simon Kuper)和西曼斯基( Stefan Szymanski)提出了一个十分刺激的观点,几近阶级歧视。他们认为:「英格兰的顶尖球员大多来自单一的或不断缩小的社会群体:传统的工人阶级。职业足球联赛的大门并不对英国中产阶级开放,那也是国家队落后的原因所在」。为甚么工人阶级出身的球员会踢不好球呢?那是因为他们的生活习惯很不好。两位作者引述曼联费格逊的自传说:「或许从上几代人开始,饮酒的文化在球员们出身的工人阶级家庭中一直流传下来。……在那个阶层,许多人认为如果你在工厂或煤矿从事重活,当然有资格喝几杯放松一下。有些球员似乎立志要将这一轮班制产业工人的思维方式继续下去。………另一个普遍的观念是,周六的晚上就是忙碌一周的结束,因此应该喝得烂醉,彻底放松」。费爵爷说得是;唔怪之得我们总能看到英超球星喺夜总会劈酒劈到阿妈都唔认得,面红红咁揽住几条女行出嚟闹记者的照片。

再看这次世界杯,英格兰教头卡比路治军严明,不止不准球员喝酒,而且连黄色杂志都不能带(更不用提那帮太太团了),结果弄得一帮大帝坐立不安心痒难搔,偷偷透过传媒撒娇。疼惯他们的英格兰球迷当然站在他们那边:饮杯啤酒天经地义,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你这个意大利佬凭甚么不许我们工人阶级喝酒?于是铁面卡比路只好网开一面,批准他们喝啤酒,结果一喝就喝出事。勾义嫂当食生菜嘅泰利召集啤酒会议,同班队友倾密偈,愈倾愈唔妥,最后搞出个阵前公开造反事件。后来的事,已经成为历史。我们要研究的问题是卡比路这种禁酒派与泰利那种弛禁派究竟谁对谁错?

这个问题不简单,因为它曾经是十九世纪末欧洲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大辩论的主题。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点击查看:《何以解忧?(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二之二)》

梁文道:酒醉金迷英格兰(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二之一)》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何以解忧?(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二之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