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自然灾害

天灾总被认为是人力不能阻挡的祸事,但是有哪一回的天灾不夹杂着人祸的成份呢?这次印度尼西亚大地震造成的海啸,卷去了十五万人的生命,尽管募捐数字的累积速度惊人,但很多援助还是到不了位。

印度尼西亚亚齐省受灾最是严重,但当地叛军盘据,基础设施如道路又不足够,救援物资只好靠一批批的真升机空投。

缅甸位处印度洋畔,不可能没受到影响,但它的军政府怕外人援助失去了自己威风,坚称自己好得很,没问题。

这一切都是在天灾之后会加重损失的人为过错。

经济学家亚马蒂森(Amartya Sen)最著名的研究是比较印度和中国在大饥荒时期的表现,他发现同样面对粮食歉收,印度死的人要比中国大跃进时期少得多。原因就是印度起码有民主政制,透明度高,遇到灾害可以迅速察觉再设法对治。

反观中国大跃进时期搞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弄得田无人耕,终于发生饥荒。

为了表示政绩和毛泽东思想的战无不胜,地方官员不只不上报实情,还要吹嘘自己乡里的稻田处处结实,随便一个南瓜都有百斤重。终于闹得神州大地饿殍遍野。

经历过这种教训,使得内地传媒和学者对几乎年年都说是「百年一遇」的洪水泛滥格外敏感,总是要纠出那里填湖田造得太过头,那里的堤防是「豆腐渣」工程,口中的「自然灾害」固然有自然的成份,但总少不了人为还是叫做「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天灾可以因人祸而加倍为害,可以因人祸而缓阻它的纾解,它更会因为人的问题而无限扩大。印度洋沿岸诸国就是因为没有海啸预警措施,导致这么多人命损伤。

但就算有又如何?

东非、印度和孟加拉国有那么多渔村连收音机都没有,那警报又怎么发到他们耳中﹖情况正如某些穷国爱滋肆虐,你给他药也不一定管用。

因为艾滋病药物的服用方法复杂,必须定时定量。对于整条村没有一枚手表的地方来讲,这些药无异于废物。而贫穷,往往是人类社会的制度问题造成。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