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族基政治的诡局

(上)

我喜欢马来西亚,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把它当成学校,一间能教懂我族群政治之魅力与困境的学校。对我这个中国人来说,这实在是一门十分切时的课程。

马来西亚的长寿执政联盟叫做「国阵」,底下有三个分别代表三大族群的政党;一是马来人的「巫统」,二是华人的「马华公会」,三是印度人的「国大党」。这样的组合在表面上看好像很「和谐」,很配合马来西亚那多元共存「真正亚洲」的形象。可是只要仔细观察下去,即使外人如我,也能轻易发现它的问题。

一般而言,政党应该是种代表人民直接参政问政的工具。除了现在的中国共产党、过去的德国纳粹党,以及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世界上几乎没有多少个政党能够宣称自己是代表全体人民的「全民党」。寻常政党总是局部的,它要不是代表某种倾向某种理念;就是代表某一部分人民,而这一部分人民则总是因为一些共同的属性和利益,才成为一个似乎十分清晰而且相对独特的群体。那么在马来西亚这个例子里头,「国阵」到底代表谁呢?好听点说,「巫统」、「马华公会」和「国大党」就像三条扭在一起的绳索,坚不可摧。

难听点讲,那就是一个死结,无法代表任何一个群体也无法代表任何一种利益倾向,只能不断困在内幕政治的算计和妥协之中。

再深入点说,这个格局乃是典型的「族基政治」,以族群为一切政治行动的基础,以族群为全国政治、经济和社会规划的原点。它的前提系马来人是马来人,华人是华人,印度人是印度人,三大族群各有不可归约的利益和独特主张;所以才要有属于自己的政党去代表自己。然而,这真是一个不可置疑无法动摇的客观事实吗?

我们怎能保证所有马来人都有一致的利益主张,又怎么确定每一个华人都有相近的政治理念呢?举个简单的例子,当经济日渐发展,有一部分马来人已经先富了起来,并且形成一个权贵阶层,而另一部分马来人则仍然处于贫无立锥之地,处在社会底层的时候,那个据说能够代表马来人利益的「巫统」到底是代表哪一种马来人呢?

换句话讲,在任何一个足够复杂的社会里头,人民的阶级、利益、信迎、教育背景、工作种类、政治理念以及居住区域,这一切一切都不可能简单地按照族群身份呈现平均分布的状态。总有一些地区会混居了不同族群,而这个地区自有其与别不同的规划需要。

(下)

自99年起,马来西亚旅游局每年均会举行重点节目“Colours of Malaysia” ,以推动大马多元民族融和,内容包括不同种族的歌舞表演及文化艺术交流等。在同一个族群里头总有不同阶层的分野,而这些阶层对社会福利政策的看法是彼此矛盾的。

依我浅见,今天的马来西亚就是一个结构庞复的现代社会,它不再是数十年前初初独立建国时的那副面貌了。所以「族基政治」应该是一种很没前途很难搞得下去的游戏才对。可是直到目前为止,马来西亚的政治布局却依然没有大变,顶多只是稍为松动而已。

这是为甚么呢?

其中一最显浅的理由是那些建立在族群划分基础上的政党,既无能也不愿去变更这个局面;试问,一家航空公司会想推动高速铁路网的铺设吗?当然不。为了掩盖跨族群政治诉求出现的迹象,为了使人忘记自己的真正利益需要,它们往往会提出一些容易煽情但又非常抽象的价值议题。情况就像美国的共和党总喜欢在选前挑出堕胎和同性婚姻等议题一样,因为只有诉诸这些情绪化的价值争论,它们才能使一些抱持保守信仰的蓝领阶层忘记共和党的减税方案对他们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

因此我们便会在大马看见一些和族群身份相关的课题老是被人不停提起,今天是这个族群的特权遭到挑战,明天是那个族群的文化受到侮辱,你来我往搞个不停。

冷静点看,这其实全是政客的把戏,拿人民的实质福祉为代价,以换取自己的政治筹码,结果便是族群身份认同的僵固以及族群界限的持续了。

「族基政治」是一套很危险但又极有效的游戏,难怪全世界都有政客把它当成动员工具。远如近年法国右翼针对移民的种种举措,近则有马来西亚这个现成的例子。若要打破这种局面,阻止其恶化的趋势,就必须有人能冷静地出入于不同族群之间,一方面搭建文化转译的沟通渠道,另一方面左突右刺地揭穿种种障人耳目的伎俩。在今天这个身份政治越玩越火爆的世界里面,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担子,但却绝对需要有人承担。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