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回到旧石器时代(也不种,也不收的日子 之一)

大概每隔五年(甚或更短),就会突然出现一股崭新的饮食风潮,宣称自己的主张能够使人透过饮食方式的改变,变得更加健康更加长寿。「旧石器时代饮食」(Paleolithic diet)就是这样的潮流,虽然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便已初露苗头,但这几年开始声势浩大,常能在各类媒体上头看见相关讨论。终于,最近我也遇见了一个奉行这套饮食法的活人。

这人的身材确实壮健,气温降到十度以下,仍然一件短袖T恤,底下的肌肉鼓胀欲喷,令人艳羡。据他说,自从遵行「穴居人生活法则」,他的身体就愈来愈好了,头脑清醒,反应灵敏,简直就像一个活在现代都市丛林之中的泰山。

所谓的「旧石器时代饮食」与「穴居人生活法则」,简单说,就是尽量回到老祖宗还不懂得种地,仍然在丛林旷野中狩猎采集食物的日子。那时候,他们不吃米麦花生等各种今人奉为主食的谷物豆类,尤其是以它们精制加工而成的面食米饭。那时候,他们也不吃奶制品,因为他们还不懂得畜牧。那时候,他们更不会尝到那么多的油、糖与盐,因为这全是旧石器时代的技术很难弄得到的东西。戒绝了这些现代人常见的饮食,动脉硬化糖尿病和癌症等慢性病自会远离,我们再也不用怕花生敏感,也不必担心消化不了奶和豆子里头的「凝集素」;而且身体吸收营养的效率倍增,食量下降。最理想的情况甚至是尽量生食,不加烹调,特别该像古人那样吃生鲜当季的蔬果。

粗略总结,这整套说法的依据是人类进入农业时代的时间尚短,身体的演化根本还不适应各种农畜业的进展。例如米麦,人类吃肉吃了几百万年,但以谷物为主的日子却只才两万年不到,所以我们的肠道对付不了这么多新添的粮食。又如奶品,很多人一喝就要拉肚子,那是因为人类是唯一一种成年后还要喝奶的哺乳类,而且还喝其他动物的奶,太不自然。

由于这股潮流的支持者太过崇尚远古人类的体魄,所以饮食之外,他们最好还得全面学习古人的生活方式,能够走路就走路,做大量的运动,最好是攀岩以及野外定向,偶尔抛掷石块,搬运木头。看着我这位新相识的发达胸肌,我忍不住猜疑,这到底是他饮食内容改变的成果,还是他勤奋健身的体现?

我是个对大部分事情都没甚么立场的人,因为我总在怀疑。多吃肉鱼菜果,少吃米麦油糖和加工食品的「旧石器时代饮食」是很有趣,但它在科学上却不一定那么站得住脚,因为它低估了演化和适应的能力与速度,也低估了农耕革命对人体的变化。但更加让我怀疑的,是这套主张的基础前提:旧石器时代的人要比今天健康。

没错,的确有很多学者从远古人类的遗骸发现,当时的人没有这么多文明病,身高要比现代人高,甚至脑容量都要比现代人大。那时候的人还很少得上传染病,致死原因多半是外伤和伤口感染。可这一切又岂止能以饮食和运动达致?那年头的人还不懂得养鸡养猪,所以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染上从其他物种身上传来的病毒。那时候的人类聚落规模极小,一个部落至大也不过几百人,因此传染病的杀伤力有限。

换句话说,旧石器时代的人类身体是旧石器时代的结果。想要彻底得回到那种身体,除非我们能放弃一切农耕革命之后的新生事物。不只是白米与面包,不只是汽车等交通工具,还得放弃我们的社会形式,例如城市、国家,与文明。我们真回得去吗?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