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只有同情并不足够

很多人看见南亚地震及海啸的惨重灾情之后,就发现香港果然是块福地,既不在地震带上,也少有海啸的风险。又有很多人发现印度尼西亚亚齐省及斯里兰卡居然有人为了食水和面包,干起抢掠打劫的事,于是了解到自己的生活幸福,不愁吃穿,实在要感恩一番。这让我想起曾经有非政府组织带一批香港中学生去泰国农村考察,目的是看看全球化对传统小田农夫生活的影响,结果学生们回来之后的最大感慨竟然是:「我有钱买,又有书读,真系好幸福。我以后一定要努力读书,珍惜光阴」。这种从他人的苦难身上发现自己优越的情绪,好的一面是重新肯定了自己现有生活的价值;但坏起来的话,又何异于有些父母故意带孩子去看乞丐,然后教训他们「,唔努力读书,第日就会变成咁啦」呢?廉价的怜悯只不过是自私的最佳盾牌。

传媒广泛报道诱发善心

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感论》里有一个出名的「中国地震」比喻,说一个普通的英国人由于距离遥远、情感陌生,因此不会对远在中国的地震灾民生起太大而持久的同情心。对那些认为道德建立在情感之上,而情感又决定于关系亲近与否的人而言,这是个经典比喻。近年兴起全球伦理学,强调一个人即使对于远在天边素未谋面的异国人,也该负有道德责任。这一派学者也喜欢引用亚当‧斯密这个比喻,尽管他们不同意道德可以因为距离关系的变化而变化,但是这个比喻可以用来指出人类愿意行善的动机,的确和距离长短相识与否有关。所以在教育学生当世界公民时,多点让他们认识其他地区老百姓的生活是有用处的,因为这会使学生更能代入他人的处境,同情共感继而有所行动。所以前面说的那个非政府组织才会干脆领着学生去泰国实地考察。

如果善心来自亲近的感受,那么这回传媒对印度尼西亚大地震的灾情报道,就实在是最成功的全球公民教育了。直至执笔一刻,各国宣称捐出的善款就达到了二十亿美金,离灾难爆发还不到十天。这么惊人的动员能力,这么迅速的反应,绝对与世界传媒铺天盖地的报道有关。我们每天都在电视、电台、报纸和网络上看到无数的故事和影像,遥远的难民透过传媒的中介渐渐成了我们的邻居,对他们施以援手变成我们不可抗拒的良心指令。

可是我们也得小心,传媒能够激发我们的善心,却也可以遮蔽我们的视线。印度尼西亚大地震固然是极端可怕的灾害,但这世界上其实还有不少其他种类的灾害,甚至天天都有灾民致死。只是它们是旷日持久的苦难,没有一场巨大的海啸那么具戏剧性;只是它们可能是人为的苦难,反而没有天灾那么容易令人动情。我们的世界每天都有三万多儿童因为营养不良和欠缺洁净食水死亡,还有十亿人活在极度穷困的环境之中,他们的处境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类自己造成,甚至是我们可以出一分力去改变的。但是传媒固然没有持续报道和跟进的兴趣,我们对于无力防止的自然灾害的同情,也远比我们可以付诸行动去加以阻止的人为破坏大得多。

有美国传媒把印度尼西亚大地震比喻作亚洲的「九一一」,可见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讲,「九一一」就是他们所知的最大灾难了。但是早在「九一一」之前,英美带头实施的伊拉克经济制裁,就造成了数十万伊拉克平民死于饥饿和疾病。而「九一一」之后正当美国预备攻击阿富汗时,它更要求巴基斯坦切断对阿富汗的粮食援助,导致数百万与塔利班无关的平民立刻陷入饥荒。「九一一」当然可怕,但是世界各地的人为灾祸不见得就比「九一一」的规模来得小,它们的灾民也不见得要比纽约居民更富裕更不需要援手。

回到这回海啸的受灾地区,印度尼西亚的官僚作风和亚齐省基建不足,是救援行动受到阻碍的主要原因。但印度尼西亚身为世界银行口中「全球化的模范生」,其政府能力何以如此不济?向来人权纪录糟糕的亚齐省则是埃克森(Exxon)石油公司在亚洲的大本营之一,拥有大量的油井和天然气管,当地居民又怎么会活在一个连基础道路设施都不足够的环境之中呢?我们又注意到可口可乐公司捐出大量瓶装食水到印度受灾地区,那就更是讽刺了。长期以来,印度多个省份的可口可乐工厂都被当地农民批评,因为那些工厂不只排放了超出欧美标准的化学物品污染水源,还过量地抽取本就欠缺的食水。有印度学者甚至指出「每一瓶可乐都是印度农民的血液」,生产可乐造就了就业人口之余却破坏了人数更多的农民生计。有些农民就是无法务农为生,才到沿海区域靠补鱼过日子。

再说专家们倡导的印度洋海啸预警系统,其实就算真有这么一个系统的存在,当警报发出的时候,住在印度沿海贫困渔村的老百姓能收到警报吗?他们可能整条村子只有一台收音机,对着那半小时内来到的海啸,事前如何通知全村居民呢?可见救灾不是短期的食物供应和医疗复康这么简单,它还是整个社会发展的长远工程。

个人消费掀动他国发展

全球伦理学的基础之一,是我们每一个个人的行为都可能会影响到地球另一端陌生人的生命。例如我们的消费行为就不再只是衡量个人消费能力然后购买满足感这么简单了,它们可能还会影响到世界某个角落居民的生活环境。因此香港这一刻对于邻邦史无前例的同情心,有必要转化成一种真正具有全球公民意识的道德情感,而这种道德情感需要知识去理清我们和地球上其他人的关系,需要不断反省的韧力,还需要行动的勇气。要做世界

公民,光有一时的同情心泛滥是不够的。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