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灾难剧

说灾难是戏剧好像很不敬,但它有时候的确像场戏剧。或者不是它本身是场戏,而是传媒把它处理得很有戏剧性。例如印度尼西亚大地震和它引起的大海啸,就完全呈现出一幅惊栗悲剧的结构:先是快乐的人间天堂,游客们一家老少其乐融融地在海滩上嬉戏;然后海水倒退的异象出现,没多久如墙巨浪排山掩至,人群慌忙逃命惊叫哭闹;最后则留下遍地颓垣败瓦,尸骸遗骨,满目疮痍惨不忍睹。有开头,有高潮,有结尾,此所以这场天灾被恰当地形容为悲剧。

同样地,「九一一」也有相似的悲剧结构,而且更为壮观。两座纽约这个世上最繁华大都会的地标,就这么在世人的注目之下被飞机撞垮。这场灾难对没怎么受过袭击的美国来讲,其创伤程度犹如世界末日。所以美国人不嫌夸大地把世贸中心遗址叫做「弹着点」(Ground Zero),这本是指广岛和长崎原爆中心点的专用语。可见在美国人的心目中,「九一一」之祸可与死了数十万人的原爆相比。

当灾难呈现为一出盛大的悲剧,它就能透过媒体强烈激起观众的同情心。难怪「九一一」之后,捐款数字可以在短短三个月之内达到十三亿美金。这些款项中有三亿五千三百万美金会分给400个丧生的警员、消防员及其他救灾人员的家属。

若加上政府本就该发的救助金,平均每个受害家庭可以分到100万美金。

最后由于善款实在花不完,于是下曼克顿内任何居民只要声明受到影响,都可以申请领补助。人们租房子的费用越高,可以拿的钱就越多,故此出现了在华尔街上班的银行家拿到一万美金的奇怪现象。

当美国传媒用「亚洲九一一」来形容印度尼西亚大地震时,我们都知道这是极不准确的说法,因为亚齐省的灾民早在被海浪冲毁家园之前,就已经活在极度贫困的环境之中,与下曼克顿的纽约客大有不同。

这些灾民早在受到自然力量侵袭之前,就已经是政治的暴虐、社会的不公和经济全球化的灾民了。「九一一」发生的那一年,世界上有一千万名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于营养不良和不洁的食水。比起「九一一」,这些天天发生的人为惨事太没有戏剧效果,因此无法引起大家的关心和捐款。

希望这回戏剧性的海啸终于会令香港人发现,原来印度尼西亚灾民早就是灾民了,他们如今只是第二次受灾。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