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寻人

在电视里看到香港警察在泰国四处寻找港人踪影,从他们的身体语言看来,大概也能察觉出一种漫无头绪的迷惘,在异乡里不辞劳苦地去找寻着每一名失踪港人的警察,呈现的是叫人折服的高尚情操,要知道,他们寻人的耐心与坚持,直教人感动。

在香港,人口密集,但关系疏离,寻人绝对不是容易的事,回到半世纪前、解放后大量国内同胞从全国四方八面涌到当时经济尚待发展的香港,当中自然产生了大大小小的兄弟失踪、夫妇分散的人间故事。

收音机早年还会经常听到很多寻找同乡、亲朋的寻人启事,内容千篇一律是详列姓名、籍贯、年龄等数据,最重要是最尾那两句例牌结语「家人在家盼望已久,若有人士知其下落者,请告知,薄酬或厚酬。」寻人广告用语反映过去寻找失踪人口的家属,都接受了应该付出酬劳予帮手寻人者,这种别具特色的民间寻亲方式,难免带点金钱观念,可视为当时一种社会现象。

回顾历史,中国有关寻人的史记不多,这可能与由来已久的户籍制度及刑法有点关系。

秦代奉行连坐法,一人犯罪,其亲属、朋友及邻居等必遭牵连处罚,久而久之社会里产生出一种人人皆互相监视的不成文生活模式。每个人的生活空间及私隐也狭少得可以,人口流动的消息反过来却成为亲朋间的公开信息,要寻人大可在友侪间打听便可。

汉朝时,官府确立十里一亭及亭长制度(汉高祖刘邦便曾任泗水亭长),十亭为之一乡,这令民间网络制度逐渐成形。

及至宋朝时的保甲法,十家为保,设立保长一职,这些互邻网络正好是现今两岸派出所制度的先模。

现今中国大陆奉行的派出所及居委会,分管市民户籍及区内杂务管理事宜,区民有责任上报自身及居住资料,令这些民间组织对区内市民户籍流动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这个市民搬屋、那个市民移民他去,「街八」们(居委会内工作人员的俗称)也会视为日常记事工作之一,若有人口失踪问题,这个地区性组织网络便可派上用场。香港奉行自由主义,市民们就是每日搬家也可以,国内一套虽然有助寻找失踪人口,但在自由至上的金科玉律下,相信也不会受到尊贵的立法会议员及市民大众欢迎。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