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品味是种位置(品味战争之二)

「有钱买不到好品味」。我猜这是一句听了之后没人不喜欢的老话。一方面,它违反常理;另一方面,它却又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它违反常理,是因为人类物质文明的精粹要是能在市面流通的话,往往取价不菲,非我等凡夫可及。它是事实,是因为我们也都曾见过一些富人穿戴了一身名牌,把家居装点得金碧辉煌,可就是有股俗不可耐的铜臭味。这究竟是甚么道理?为甚么明明买得起名牌时装,买得起大师巨作,但就是不一定能买得回叫人拍手叫绝令人肃然起敬的好品味呢?

与其顺着这个问题细究品味养成的原理和方法,探讨有钱人该当如何习得上佳品味;我们不如换个角度,转而谈谈大家公认的那套好品味到底是怎么来的,又是谁有权去界定它的标准与定位。也就是说我们不妨回到起点,想想大家看见那些怪诞可笑的「名人家居」时的感觉。我们觉得它们古怪难看,于是判断这是坏品味的表现;可是我们为甚么会感到它们恶俗难耐呢?我们心里头的这把尺子是从哪儿来的?又是谁教给我们的呢?

说到这里,我们便能明白法国社会学大师布贺丢(Pierre Bourdieu)留给我们的一个基本启示,那就是资本,分成很多种,市场上的金钱资本只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尚有文化资本的存在。富裕阶层也许能在身家财富上胜过多数人,站在金钱世界的顶端;但是说到文化,他们就不一定是最有本钱最能藐视其他人的群体了。而所谓「文化」,我们指的就是一连串各式各样的品味判断了。

按照布贺丢的说法,品味其实是区隔人我差异的方式。当我们在辨认一个人的品味好坏,判断一样东西是否符合好品味时,重点并不在于那些品味的内容,而在于我们利用这套标准把人和物分成了不同的等级。我们可以凭一个人的外形打扮来判断他的级数,也可以从一个人喜欢吃甚么与习惯怎么吃去确定他所在的社会位置。比方说西餐的餐桌礼仪,一整套刀叉摆出来,你懂得怎么样去使用它们吗?如果你连正确的顺序都搞错,那你的级别就很低了;如果你晓得依序使用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刀叉,则说明你够得上基本水平;假如你还能将它们挥动得十分顺畅优雅,那你的品味就实在很不赖了。

同样地,我们也很关注一个人的饮食喜好。要是一个人觉得公仔面就算天下美食,那么懂得欣赏「细蓉」的知味食家就能瞧他不起,在心里把对方矮掉一截了。

品味与文化之所以说得上是种资本,在于它们就和赚钱营商一样,也是种必须花时间花智慧去经营培养的一件事。有了本钱,你便能在这个领域里无往不入,随时随地看扁他人,就像李嘉诚做其市场超人一样地当个品味市场里的「达人」,占据这个文化市场金字塔的顶端。就以吃来说,这种达人我们尊称他为「食家」。

从这个角度看,大陆管「品味」做「品位」,其实也不无道理。因为品味从来都和位置相关,好品味自是高明,坏品味难免就要低人一等受人白眼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