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政治就是被感知

林焕光因为「私人感情」问题辞去特首办主任一职,各方都说可惜。诚然,林焕光是港英时期遗留下来的公务员精英,不只能力高,而且出名有内涵,嗜好就是读书。这样的人才竟然败在被传媒拍到与女友去旅行一事之上,能不令人慨叹?但话说回来,私生活中可能被人议论的东西曝光,能说是小事吗﹖

全世界的公共人物尤其是政坛中人,近年来都为私人生活与公共行动的模糊界限所苦。如何评价一个政治家,是看他的办事能力,还是他的品德操守﹖一个感情生活要混乱到甚么程度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状况呢﹖这是很多评论家深感兴趣的话题。可是对于一般大众而言,问题就很现实了。套一句哲学家的话:「存在的就是被感知的」。对老百姓而言,政治家干得好不好,端视他怎样被人民感知。

现代政府规模庞大,分工复杂,犹如一部大机器。这部机器里的任何成员办事是否精到,一般人由于信息不足是不容易分辨的。比如说常常上镜的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归他管辖的事务可以粗分为十多种,我们怎么判断他的总体成就呢﹖因此政治人物不得不注重他向公众发放甚么讯息,对传媒投射甚么形像,因为那是老百姓最能感知的东西。大家评价政治人,靠的往往就是他一席话,镜头前的一个小动作,而非仔细审视复杂的政务决策。

在传媒不够发达的年代,政治领袖只要会演讲,百姓们对他的印象就十分不错了。所以欧洲古代的政坛名人,多以著名的讲辞传世。因为那是人民唯一可以感知到这个人的方法。而那时的政治家是幸运的,他们可以主动操控自己的形象,私下再花天酒地也不成问题。所以有人开玩笑地说,美国人觉得林肯伟大全靠他的「盖滋堡演说」。即使是现代,领导美国人打胜二战,连任四届总统的小罗斯福,也有很多老美至死不知他小儿麻痹不良于行。又有许多当年听惯天皇电台上「玉音放送」的日本人,从不知裕仁原来是个如此貌不惊人的小个子。

可如今这个狗仔队横行的年代互联网时代,主动权不在政客手上,人民眼无孔不入,从政就是件风险很高的事了。从林焕光一事看来,可以发现在讲究政治专业化的时代,政治人的私生活竟要比强调「德范天下」的古代还要严谨。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