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贵族的规条(精英与荣誉之二)

自古以来,各个社会的精英都享有大小不一的特权;但是这种特权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就以英国为例,去过剑桥和牛津的人大概都见过他们纪念二战阵亡校友的碑志,那里头有多少年华正茂的青年呀,本来等着他们的,是美好的人生前景,其中更不乏父荫广被的权贵之后;然而战火一启,他们却要率先参军,在长空与怒洋间抵抗纳粹,终于为国捐躯。

这正是古代贵族传统的最后霞光,那些贵族平日养尊处优,接受平民献税纳贡,战时则得挺身上马,迎敌护国。请注意,这种传统没有中西之别,我们的「士」甚至要比这些欧洲贵族还古老。既然你享受了那么多,凭甚么你不用付出?

这不只是种赤裸的交换,它还演化成了荣誉的一部分。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哲学系的著名伦理学家阿皮亚(Kwame Anthony Appiah)在其近着《荣誉规条》(The Honor Code )中定义荣誉为「值得尊敬」,因此当我们说一个人是「尊贵的」或者称他「有荣誉」的时候,意思就是他具有值得尊敬的质量。那种质量往往具体表现为一套规范、一组规条,凡是享有荣誉的人都该尽力遵从这套规条,而且做到最好,视之为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那都是些甚么样的规条呢?举个例子,英国绅士阶层一向被认为是有荣誉而且值得尊敬的,身为绅士,他就应该诚实不欺,保护弱小,尊重妇女、言行得体……假如他完全达到以上标准,那么他才是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绅士,不辱家声,也不负他人的尊重。

假如有人指控他违犯规条并且全都属实的话,那么他就应该要感到羞愧了;要是他人的批评纯乃无中生有的诽谤,那么他就得奋力捍卫自己的荣誉,甚至不惜决斗(其实历史上大部分的绅士决斗都和荣誉受到冒犯相关,而不是通俗剧中常见的感情纠葛)。

看似卑之无甚高论,阿皮亚对荣誉的定义却点出了一项关键的区分,那便是荣誉与尊敬的差异了。荣誉是获得尊重的伦理前提,是一种让人钦佩的质量和素养;但尊重却不一定要依赖荣誉,因为一个人大可以毫无荣誉但又仗势要求他人的尊重。没错,财富、权力甚或直接的暴力都能胁迫他人对你折腰,但你应该晓得这个不叫做荣誉。「士可杀不可辱」;中国古人对精英荣誉的讲究甚至更加严苛,哪怕是到了别人根本看不见你在干甚么的境地,君子仍要「慎独」。

然而,从「我爸是李刚」到一连串精英后代惹出的祸事里头,我们看到的却是一番完全不合理想的景象。今天这批中国精英不讲究荣誉,但却期待尊敬;他们拥有配得上精英身份的财富和权力,但却不具备精英引以为荣的质量。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