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道德滑坡(精英与荣誉之三)

《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论坛杂志》最近做了一个调查,发现受访的党政干部竟然有45.1%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分明是大家眼中的精英,为何会有弱势群体的委屈?许多论者已经正确指出中国人人皆弱势的理由,把它归结到权力扭曲等种种深层原因。我只想再补充一点,那就是声望的作用了。诚然,官员干部、富商白领,乃至于大学教授,他们全都是一般人心目中的社会精英。可坦白说,今天在中国当一个精英的滋味实在不太好受,只要上网随便一看,辱骂精英的粗言秽语处处可见。

既然「精英」成了一个骂人的脏话,你说他们愿意承认自己是精英吗?且想象一位官员下乡探访,沿路阵仗仪轨很是威风,村民满脸堆笑甚是恭敬;但他难道不晓得眼前笑脸背后的心思吗?民间传说「官无不贪」,这帮人会不会也用这种目光看我呢?「官在人情在」,要是我退了下来,他们还会对我这么好吗?白天,人人对我哈腰欠身,局长前处长后;夜里,论坛上到处都是斥骂官员干部的坏话。如此精英,岂不弱势?

新中国原来就有反精英传统,富人商家固然有走资奸赃的历史嫌疑,官员干部理论上更全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所以一套规范精英言行的规条文化,始终不能名正言顺地建立起来。明明具有精英的权位和实力,但又不必配上精英的荣誉;这些精英只知以华车美服装点自己的身份(正如以『精英』为对像的媒体,总是不停兜售更多更贵的物质),却不晓得真正让人尊敬的东西远在物质之外。

我不是在劝大家别再喝骂精英,更不是要为精英的弱势寻找历史根据。恰恰相反,我期望的是精英群体能够正视己身重责,做回精英该做的事。我们平常看国际新闻,时能见到一些政坛人物因为家属的负面新闻而黯然下台,或者至少为政途抹上一层暗影。于是有些老爸当官的子女在闯祸后立刻逃遁,生怕别人查出他的底细,连累亲人。可是到了中国,这些官二代竟脸不红气不喘地主动招出「我爸是李刚」、「我叔是XX」。

再往后退到更基本的层面,中国人向来讲究「家教」,即便父母并非精英,子女也该担忧自己的言行会不会让人笑话「没有家教」,不能一时犯错而侮辱双亲名声。在「我爸是李刚」这类事件里,我们看到最典型的「没有家教」。说到家教,我一直以为,那怕是杀人放火的汪洋大盗,回到家也不致于教孩子致富之道是打劫;那怕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贪官,恐怕也还要教子女是非曲直的常道,不欲其见己身之不端。在这样的社会里面,纵使治安不靖,纵使人伦败坏,但那伦理的标准到底还是在的,对错的区分也还是大家都懂得的;问题只不过在于伦常失效,很多人已经不再拿它当回事而已。我担心会不会有一天,一个罪犯告诉孩子:「儿呀,好好读书是没指望的,想办法偷骗拐抢才能做到人上人」;一个贪官教诲亲儿:「做官最要紧的是阳奉阴违,下手够狠;好处不拿尽,老大徒伤悲」。要是真有这一天,那便是道德的大滑坡,社会规范的大颠覆了。

面对精英二代的斑斑劣迹,我更关心的问题是,他们究竟是怎么教出来的。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