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真假难辨

去年大陆出了一个贪官,疏财仗义,扶助弱小,被捕之后受到不少百姓声援,称之为「侠贪」。假如一个贪官把贪来的钱拿去做善事可以叫做「侠贪」的话,那么我们能不能说一个专骗骗子的人是「侠骗」呢?

新年伊始,电视台便揭发一个行骗网站,指责它声称善于教授造假鸡蛋的秘诀,其实根本就是骗人,它教的方法根本做不出假鸡蛋。一个专门欺骗想当骗子的人的网站,一群专门对付坏人的坏人,这不是侠骗,是甚么?

中国食品安全问题之严重,早就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假鸡蛋和毒奶粉都已经是大家见怪不怪的老皇历了,现在的最新话题是假红酒。红酒之假是你凭感官和经验就能轻易辨识得到的,一点也不难。比方说「拉菲」,今日中国到处都有人在饭局上拿出几瓶「拉菲」,说是真货正牌,来源可靠。再夸张一点,还要把取货过程讲得十分悬疑惊奇,是他家有人在中南海做事,这才恰巧得到几瓶拉菲专门做给领导人喝的供品。不是开玩笑,我真听过有人这么说,大概他以为法国酒庄全都成了茅台酒厂的分号,每年也要留点「特供」献给党中央。可是用点常识动动大脑吧,这世界哪来这么多「拉菲」?就连一个三线城市马路上的商店都有得卖?中国市场上现存的「拉菲」数目恐怕要比「拉菲」创庄以来的总产量还大。

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思考,假如那些制造假「拉菲」的人不再躲藏幕后,而是干脆光明正大地宣布自己做的是「拉菲代用品」,那又会怎么样呢?假如生产假鸡蛋的人不再试图鱼目混珠,反而声明自己干的是「神似鸡蛋、更胜鸡蛋」的「人工鸡蛋」,那大家又能不能接受呢?

没错,假酒假鸡蛋这些「伪劣食品」,全都有害健康,全都能把人吃死。可是再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那些「不法商人」良心发现,决定要让自己的产品更安全更卫生,哪怕是地沟油都能在精密的炼制过程里头变得无毒可亲,请问大家愿不愿意对它们张开怀抱,使之成为「人工食品」,而非「伪冒食品」呢?

这里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理解「伪冒」与「人工」的分别,最好的例子莫过于人造牛油和植物牛油,难道它们不也是种「伪冒产品」吗?想当初人造牛油刚刚面世的时候,美国社会也曾为它掀起过一场长达数年的辩论。一开始,它的确是冒充真牛油的赝品,但是当生产者不再骗人,打正旗号表明自己卖的就是人造牛油,而且还要向天然牛油下战书,看看到底谁对健康更有益的时候,情况就有点不一样了。

假如人造牛油不再伪冒天然牛油,那就表示它的制作和生产开始浮出水面,暴露在阳光底下了。假如它的整个制作流程能够公开,让人监管;而且生产商和贩卖者全都有名有姓,可供查考,那么的卫生安全也就不会是个太大的问题了。既不假冒,也不危险,那么大家还有甚么好辩论的呢?有的,那便是「人工」与「仿造」究竟道不道德。在很多人看来,任何以人工方式仿造某种既有食味的做法就一定是错的,不管它的味道有多对,也不管它的成分有多好。为甚么?因为它是「假」的。然而,「假」的确切意义又是甚么呢?如果人家都已明言人造牛油是牛油的代替品,是天然牛油之外的另一种选择了,我们又何必捉着不放,硬说它是不正宗不道德的「假」货呢?想象一下,没有蟹肉,于是以炒蛋白顶替?没有鱼鲜,然后仿其味做出鱼香豆腐和鱼香茄子,这又叫不叫做假?值不值得谴责?

我绝对无意替那些假酒假鸡蛋辩护,只不过是想搞清楚当我们在批评它们「假」的时候,我们想说的到底是甚么?是它们混充真货?是它们伤人害理?还是它们模仿了一些我们心目中的真实?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