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话语「拳」

最近几年国人喜欢讨论「话语权」这个概念。听起来十分洋派十分后现代,似乎与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学术界所说的「discourse」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仔细查究,便发现这三个字其实没有什么现成的西文对照词。它也许只是中国人发明的一个术语,关涉的问题也只是中国自己的问题。

那么「话语权」究竟是甚么意思?它要处理的又是个甚么问题呢?且以媒体为例。许多人认为,今日全球媒体环境最严重的毛病是太过倒向西方。不只几家有环球影响力的传媒机构是西方媒体,连它们说话的方式和话语背后的观点、立场和倾向也是西方的。在它们的影响下,非西方世界的现实被扭曲了,非西方世界人民的声音也被遮蔽了。何以致此?那全是因为西方人掌握了话语权。

身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一人口大国,我们中国自不能在这场话语权的较量上缴械投降,任人曲解,任人主导。因此他们说:「中国有建立自己话语权的必要。」

据知,建立中国话语权的辩证法之一,是弄一些和CNN、BBC相似的跨国大媒体,不让那些西方人专美于前。而这一点也是有成功前例可供参考仿效的,那便是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于是便有不少人出谋献策,分析半岛电视台崛起的因素,好为中国伸长话语权的道路找到一盏明灯。根据大陆媒体上某些专家的意见,「半岛」成功的原因不出以下诸点:一、大量的资本投入,二、聚集一大批高端专业人才,三、使用最先进的技术。然后,他们还比较笼统地提到了「要懂得抢大新闻,在非常重大的事件上占领报道先机。同时还要不惧争议,引起大家的注意」。我发现这些分析都很看重前面三条,对于「抢大新闻」和「引起争议」却草草带过,没有详细展开。还好,近日北非的一连串事件恰巧能够说明甚么叫做「抢大新闻」和「引起争议」。

利比亚一骚乱,着急国际局势的观众,就想转台去看半岛电视台。这时候最可怜的大概是那些美国人了,因为多数美国有线网络都不转播半岛频道。原因是在伊拉克战争时,半岛电视台说了太多「另一边」的声音,被美国当局视之为「恐怖分子的喉舌」。照理讲,这是个很鼓舞我们人心的事。一来它说明了美国的信息其实也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自由;二来它更加证明半岛果然代表了伊斯兰世界的人民心声,足以挑战西方话语权,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好榜样。

但问题在于,半岛既然那么了不起地把伊斯兰世界的话语权放到了地球的上空,为什么埃及前政权又要在人民刚开始闹事的时候,就立刻关掉半岛驻埃及的记者站?这个待遇要比其他的西方媒体坏多了,人家的记者还没有挨打,半岛的人就已率先遭到驱逐。理由很简单,半岛不仅是整个中东、北非一直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伊斯兰地区的最大型跨国电视台,还一直被世人视为该地「话语权」的代表;但它同时也是这个地区言论最开放、观点最大胆、报导最自由的电视台。正因为它「不惧争议」,老在言论节目呈现出各种非官方非主流意见,所以才成了当地观众最想看最欢迎的频道之一,也才有资格在全球媒体环境中成了他们的代表。

半岛是伊斯兰世界的代表,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总是要为这片地带的政府说话,正如它也用不着在伊战中顾及美国政府的反应一样。我曾见过它的记者在吉隆坡顶着警方水炮的攻势,站在镜头前对观众解释马来西亚两年前一场大型示威:「看,这就是马来西亚式的民主。」它并不急着替突尼斯和埃及的前政权说话,反而大幅报导反对派的活动。当利比亚也开始乱起来之后,它没有帮着卡达菲安抚群众,更没有照顾官方感受而少播几个画面、少讲几句敏感词。出力兴办它的卡塔尔政府,也曾被其评论节目毫不留情地抨击过。

这样的电视台竟然成就了阿拉伯世界的话语权,是不是有点奇怪呢?当然不。大家会觉得「美国之音」是美国的代表性媒体吗?当然不。比起揭露过水门事件的《华盛顿邮报》,「美国之音」只不过是美国政府的喉舌而已,而喉舌和话语权好像是两回事。

不管哪一个国家,不管要代表哪一种声音,如果抽掉了媒体的灵魂,拿去了它的普遍原理,它都不可能夺得想象中的那种话语权。只靠大量资金、高端人才和先进技术,却缺乏最基本媒体价值的媒体,最多只不过是个「语话拳」罢了。说真的,每回听到国人高谈「话语权」,我脑中浮现的居然都是「话语拳」这三个字,这大概也算是十分中国化的理解吧。

【来源:财新《新世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