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重建追求平等的左翼

何物为「左」?无论从历史还是从当前的国际环境上来看,各式各样的左派的最大共同特色,就是一种对平等的追求。追求平等是左翼之所为左翼的「精神气质」(ethos),它的体现可以是要求阶级的平等、性别的平等、性倾向的平等、族裔的平等以及任何其他身分界定范畴的平等。左翼不把不平等视为必须接受的自然倾向,反而认为所有的等级差别都是社会产物。所以左翼对于制造等级不平等的社会要有系统的分析,也要有系统的解决方法。自从一七八九年的法国大革命以来,左翼就诞生了,它不断挑战和试图纠正社会制造出来的各种不平等和它们所制造的灾难。

在如今的香港,何物为「左」?它指的可以是一批过去、或许现在依然相信社会主义中国理想的人,曾经为之上街示威,和警察对抗。在六七暴动之后被打压埋没,在九七之后看着他们昔日反对的「大资本家」走进人民大会堂与国家领导人握手,自己则无人闻问,它指的也可以就是这么一批一辈子都没看过马克思只言词组,在九七前后「忽然爱国」支持中央政府任何决定的社会精英。

完全掏空社会理念

它更可以是一批不论特区政府如何无力处理贫富差距、社会分化,却仍然维护政府,不论中央政府如何无意于缩减城乡的不平等,如何日渐背离真正左翼的理想,却依然无条件地拥护它的「老左派」。

所以,今天我们大事庆祝的七月一日,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周年,特区政府成立四周年,是一个格外令人心情复杂的一天。正如本地青年学者孔诰烽所说,自从六七暴动之后,香港人的本土意识就和一种恐左心态深刻地连结起来,逐渐形成今天「亲中左派以本土民主」的论述格局。现在所说的「左派」竟然就只是「亲中」的意思,完全被掏空了任何社会理念和价值承担,成为一种单纯政治形势上的占位。部分承袭左翼精神的民主派不敢明目张胆地祭出左派的旗帜,而所谓的左翼喉舌《大公报》、《文汇报》在加入世贸这等大事上,又不敢从真正左的立场上提出有异政府的看法。

政治问题如争利益

更奇怪的是,左派瘫痪的香港,竟然是没有右派的!在传媒和政客不断渲染左的害处之时,没有人自我界定为右翼,被定位为左派的人,也不会用右去定性他们的对手。这就是过去几年国际上新自由主义所大力倡导的「政治之终结」的局面,左右光谱业已崩溃,所有政治问题和理念冲突只是不同利益的竞争,只待技术的处理和不同立场间的妥协交易。这就是真正的右翼大获全胜的局面,指摘对手搞意识形态的同时,假装自己宣扬的市场机制、繁荣发展和充分就业等一箩筐的口号并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实际现实。即使像罗尔斯(John Rawls)这样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来到了全面右倾的香港,也会发现自己因为强调分配的正义而变成了左派。

「所有人生而平等并且自由」是大家可以同意的最高理想,但如何落实这个理想,如何诠释平等与自由却有无数的可能。左右的光谱就是建立在对这等理想的解释与落实方案的差别之上。重建左翼就是要重新寻回一组道德语汇,表达左翼的社会理念,以建立相应的社会和政策的分析,并迫使右翼凸显它们自己的理念,使所有现实成为可以辩论的价值。所以重建左翼就是重建完整的政治立场光谱,超越单纯的利益形势估算和「埋堆」,形成可以选择的各种策略方案,和真正的理念结盟。这是我们在七月一日应该开始去思考的路向。

【来源:苹果日报-苹果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