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愤青

随着《国际先驱论坛报》和英国《卫报》的报道,中国的「愤青」现象终于开始被外人认识了。还好大部分的老外不懂中文,透过记者和评论家的文章那么隔了一重,他们得到的印象可能不算强烈。如果他们懂中文,看到大陆网上论坛愤青们的言论,那就会叫他们吓破胆了。

典型的愤青言论是这样的:「日本鬼子双手沾满鲜血,死不认错,我们一家要来个东京大轰炸,把它夷为平地」。厉害一点的还有:「杀!杀!杀!何只要炸,还要把小日本的男人杀光,女人奸光」。说到人权问题,他们会说:「最恨那些满口民主自由人权的假洋鬼子,为美帝国主义作伥,崇洋媚外,目的就是要弄垮我们祖国」。关于印度尼西亚海啸,他们认为「活该,谁叫印度尼西亚排华,这是天谴。这下子可知道我大汉天威了吧」。所以如果有人在网上呼吁援助地震灾民,他们就会响应:「你还是中国人吗?印度尼西亚迫害了我多少同胞?那么有人道精神,怎不见你关心我们自己的矿难同胞?」

又要随便到网上最热门的大陆论坛转一圈,很容易就会看到大量这类言论,从炸死台湾人到抵制日货,不一而足。它们的最大特色就是十分暴力,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情绪,极不理性,总是带着一腔怒火。说这些话的人被称作「愤青」,也就是「愤怒青年」的意思。令人担忧的是,从这类言论数量激增的现象看来,「愤青」的数目可能也在增加。

但到底躲在网后的这些人是谁?这群人到底有多少?却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大致而言,愤青以男性为主,年龄由十几岁到三十多都有,受过不错的教育,起码有上网的能力和资本。更大的问题是,他们为甚么会有这么激烈的怒火?他们又会造成甚么实际影响?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互为表里的。

除了去年中日足球赛引发的骚动之外,只要他们离开了虚拟网络回到现实生活,就几乎没有对社会造成甚么重大改变。反过来,也就是因为这些青年人面对中国现实的无力感,才促使他们要在一个说话用不着负责的空间里尽情宣泄。另一方面,「愤青」的存在也说明了如今中国的意识形态真空,在共产主义信条名存实亡之后,只有民族主义才能填补那股价值虚无的失落感。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