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新闻封锁

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先生于昨日清晨病逝,消息由新华社向外发放,世界各地在同一时间得知这段令人感到悲痛的新闻,但内地的新闻封锁(news blackout)令到最亲近的变成了最遥远,祖国人民反而未能够最直接、最快速地了解这宗新闻,在改革开放经年后的今日,内地经济起飞,社会主调是人民逐渐步入小康社会,但对于新闻处理,由当局以至新闻媒体对新闻封锁的一致性,与信息不发达的五、六十年代比较,相差不远。

昨日下午,广州友人打长途电话到香港,询问是否发生了甚么惊天大新闻,致令日常照看如仪的无线午间新闻的前半段,突然被插播其他广告内容,由于插播时段达数分钟之久,令到原已睇惯全世界少有的「广告插播式新闻」之友人也大惑不解,心知必有大事发生。

直至晚上,中央电视台最具权威性的晚间新闻联播,也对赵老去世消息视为无物,从央视网站上罗列的新闻联播内容纲领中,首位是「国防科技工业提高科技创新力实现跨越式发展」,第二位是「西部开发五年,我国西部地区生态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三条则是「吴邦国会见美国客人」……

至于无线六点半新闻时段,广州市民收看的画面就是一片香港政府的宣传广告,他笑言看了数遍「肺尘埃沉着病」的预防新闻片段,看着一个大男人在扮超人,与孩子在花园中滚来滚去。

内地新闻封锁的严密程度,当然不只限于电子传媒,文字媒体也相当合作,午间在首都北京城内出版的北京晚报,头条是「北京制定工业开发耗能控制指标」,彷佛有权利报道赵老去世消息的,只是众老外及港、台传媒了吧。

新闻封锁并非中国独有,世界各国也时有发生,如2000年以巴和谈(以色列总理巴拉克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拉法特参与的那一次),由于事态高度敏感,当时居中调停的前美国总统克林顿曾透露,会谈采取新闻封锁,故他也无法向外透露更多消息。

另外,在关乎人命攸关的事情上,一些国家也会进行新闻封锁,去年阿富汗发生菲律宾外交官被绑架事件,总统阿罗若夫人便向全国坦言不会向外透露与绑匪的谈判详情及进行新闻封锁。

明显地,上述两宗事件而引致的新闻封锁,相信不会引起太多人异议,但赵老骑鹤西去的消息,究竟为何也要来一次全国性的新闻封锁呢?一个已远离政治舞台十五年的老人家,可引起翻天覆地的政治震荡吗?

可幸互联网发达,国内网站成为了今次唯一能把消息外传的途径。我想在太平盛世的黄土地上,若然中央政府能及早如实向外公布赵老死讯,民间反应也许只是平淡如水、怀在心中的悼念而已。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