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内地媒体眼中的新闻自由

今日中国新闻业的怪象之一是一方面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踩在一条窄在线,一不小心犯了禁,便落得个人头着地的下场;另一方面却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大则虚构新闻假造访问,小则收红包写鳝稿,东抄西抄胡乱作文。简单地说,大家在政治上都很紧张很小心,同时又在政治以外的领域胆大包天视规范如无物。再夸张点讲,对部分业界人士而言,他们唯一在乎的规范和伦理就只剩下了不犯政治错误这一条了。

表面上看,这种现像好像矛盾得很极端;但想深一层,便能发现某种相关的联系。任何一个内地传媒同业都能感到那股巨大的政治压力,或许也都渴望一个更自由更宽松的言论环境。久而久之,其中小部分人竟形成了奇怪的想法,以为言论自由就是彻底地无拘无束,想说甚么便说甚么。有点像一个被严密管束得太久的小孩,他想象中的自由大概就是干尽一切大人不准他干的事,完完全全的放纵。

如今主管传媒意识型态的内地政府部门只讲政治,不论其他,于是大家便可以在没有人管的领域里自由自在奔放狂野,呈现出一种新闻伦理就只是政治伦理的扭曲状态。那么,那些政府部门是否也该顺带管一管政治以外的专业操守问题呢?

恰恰相反,在我看来,当前中国传媒的伦理扭曲恰恰是政府手伸得太长的结果。任何有效的专业伦理皆是行业自律的成就,而非外力所致。有时候,好些政府部门还真把新闻伦理列入规管范围,要求甚高。但这么一搞,却连认真负责地报道准确的消息也成了「政治任务」。当甚么都成了政治任务,所谓的专业伦理还有站得住脚的余地吗?

【来源:am7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