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泥浆煮蛙

用温水煮蛙来形容香港的处境,当然已经是个老掉牙的譬喻。只是当我近年时常不在这口泥井,许久没有认真写过一些关于它的东西,现在定下神来细看,才发现这水果然已经热到烫手的地步了。好比温泉,刚刚踏足,总会叫人立刻想把脚缩回去;然而,泡久了之后,便会觉得通体舒泰,大脑钝化,懒洋洋得再也不想爬出来。今天我很好奇,香港人可都舒服了吗?

例如胡椒喷雾,我记得当年世贸部长级会议在港召开,警察用它对付示威群众的时候,还是一件人人争议的大事,甚至有论者斥责警方使用「施放」这么中性这么无害的字眼去形容和掩盖他们的暴力。现在,「施放」胡椒喷雾竟已成了指定动作,哪怕被「施放」的对象不是冲击警方防线的韩农,而是乖乖坐在马路上的香港市民。争论的焦点再也不是该不该用胡椒喷雾的根本问题,却是「施放」之前有没有做足警告。

又如所谓的特首选战。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开出未来特首候选人的三大条件不久,工联会主席郑耀棠便发言央求中央尽快决定谁当特首:「希望事情尽快明朗化,令大家可以围绕一个共同目标推进,减少社会纷争」。

这番话不只正面道出了特首选举的真相,还狠狠掴了选举委员会一巴掌(证明他们和民建联一样精于橡皮图章),自然引来网民围剿。但请静下来想想,不过几年之前,保守派还想装模做样地把「特首选举」说成是非常民主非常能「代表香港各界人士及广大市民心声」的真选举;怎么聪明如棠哥现在却能说出如此赤裸的真情实话呢?道理很简单,无非就是水温上升而已。

有一种温泉不见清水,全是泥浆,池面冒泡冒得很是吓人。在我看来,如今香港这口井水,便很像这种泥浆温泉,久浸不见其异,唯做岸上观者能察其厄。

【来源: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