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这出闹剧

我该如何开始述说香港这一出荒凉、悲哀但又终究可笑的闹剧呢?

几个月前,当赌王何鸿燊家族争产案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有好几位论者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莎士比亚的《李尔王》,觉得两者剧情颇有雷同之处。当时我就忍不住笑了,《李尔王》?你们是在说那一部苍凉至极,人之欲望燃烧殆尽后纷纷化灰的《李尔王》吗?这真是太看得起何家,也太看得起香港了。

就好比无线电视股权易手,有人说那是一个「王国的终结」。如果无线真是一个王国,它又是个怎么样的王国呢?且看一个电视台,拍了无数先是剽窃创意,然后流水生产的电视剧,还要自己吹捧自己在那堆产品里选甚么「视帝」「视后」;难道这就是一个王朝?难得大家还认真地陪它嬉戏,在媒体上纷纷猜测谁是「视帝」的热门候选,谁又和谁为了「视后」宝座勾心斗角闹得不可开交。这就像一群不学无术的土匪,扎营安寨之后,便以为自己也算一方霸主,在这小小山寨之内华山论剑,排一场天下武功谁第一的座次之争。就这么一点鸡屎大小的事,who cares?没想到,我们居然真的关心!为甚么?因为我们都被绑架了,被一群山寨小恶霸挟持胁迫。

对了,这就是我们这出戏的本质:我们原是一群被绑架了的人质,而且不会有英雄跑出来打救我们。

那天我去剃头,负责洗发的小姑娘问我:「你点睇依家班特首候选人呀?你会拣边个?」我呆了一呆,反问:「我哋有得拣咩?这是只有选委会那一千人可以参加的小圈子游戏,而且还都得看中央脸色才能决定自己那张票的去向。」这位小姐也傻了一会儿,原来她竟然不晓得这场所谓的「特首选举」根本不是全民直选,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千万不要以为每一个香港人都晓得香港正在发生的事,说不定还有很多人都像这位年轻的女子,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扰攘争论,经过了无数次的街头怒吼,却仍然以为特首选举真是我和她可以跑去票站参与的选举。千万不要以为香港已经非常「政治化」,公民意识高涨;不,这个曾以「政治冷感」著称的「经济城市」仍然只不过是道半生不熟的菜,仍有半边牛扒冰冷得可以。

但我一点也不怪他们,至少这位小女孩懂得讨论「你拣边个」,这表示她起码晓得有哪几个「疑似候选人」。问题在于我们的媒体太过尽责,天天报道几个「疑似特首候选人」的动向和消息,天天评比他们各自的表现及优劣。久而久之,就连再不关心时事的老百姓也都知道了梁振英、唐英年、曾钰成和范徐丽泰这几人是「疑似特首候选人」,甚至还误会了整件事,真的以为这是个选举。

对于这许多粗心大意的市民而言,要读懂媒体中「疑似特首候选人」这几个字里的微言大义好像有点困难。你必须定下神来,才能发现,直到「大选」前一年还不敢公布参选,但又想设法地「竞选」的人,就叫做「疑似特首候选人」。这个世界要有多荒谬,才能上演香港这种闹剧般的选举呢?

那天和以为特首选举是直选的女孩聊过之后,回到家里,我还真的假想自己手上有选票,思量一番她那道很多港人茶余饭后都在谈的棘手难题:「你拣边个?」这个问题之所以棘手,是因为目前的选项真是很难叫人拣得落手。

先不论范徐丽泰和刚刚浮出水面的曾钰成,就以一直领跑的梁振英和唐英年来说吧。前者的勤奋人所共见,关于本地社会和经济现况的分析亦不乏洞识卓见,时常能让人感到惊喜。可是不知怎的,他就是给人一种信不过的感觉。多年以来,有关梁振英的「奸」和「深沉」一直是香港最大谜题之一:人人都说他「奸」,但又好像说不出他到底做过甚么能够证明他「奸」的事。我想,其中一个例子便是他长年身居行政会议,却又总是装出一副局外人的模样,彷佛政府所为皆与他梁某人无关似的。

至于唐英年,做过立法会议员,在行政系统内亦一路平步青云,从政经历好像很可观。然而他这么多年到底干过甚么值得称道的事呢?除了减免酒税,几乎毫无建树的他竟然步步高升,成了特首大热;这也是香港七不思议之一。尤其近月当他发力,好几次奋勇发言,更让人发现他几乎每言必失,说多错多;实在像个愚笨的笑脸活宝。

一个奸,一个蠢,我究竟应该拣边个呀?差点忘了,我们谈半天其实根本没有半点意义。奸也好,蠢也好,我们香港人等待下任特首就如等待命运一样。本来这种必将走向哀伤结局的命运会使得我们有点接近希腊悲剧里的人物;可是,那些「疑似特首候选人」鬼鬼祟祟的「竞选」,加上我们以假当真的热烈讨论,却又使得这一切成了滑稽的闹剧了;要比无线电视选「视帝」、「视后」还滑稽。

【来源:am7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