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就系唔帮衬地产商》

前天跟昨天我们都提到香港很多老地方,把它拆掉、平整掉,把老人家他们给赶走,老街坊散掉之后,这个地方能干嘛?能盖新房子,盖新房子那大家都能赚钱了,香港最赚钱的行业,当然就是地产业,而这些地产商其实真正赚钱的地方还不只是做地产、卖楼这么简单。

以前我曾经跟大家介绍过一本书叫《地产霸权》,这里面就提到了你在香港活一天,你很难不让这些大地产集团赚钱。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你住的房子很可能是他们的,然后你住在这里面你会发现,你用的电话服务、电话线也是他们供应的,然后你在香港看几个电视频道,这个电视频道背后也是他们的。

然后你现在比如说要出门搭公交,这也是他们的,你要过海坐小轮船也是他们家的,然后你到超级市场买东西,香港最大的两家连锁超级市场后面也是他们的。便利店24小时那种小商店,街坊上的小商店也是他们的。然后你要上网,这个上网的宽带服务还是他们的。所以活在香港一天,你不可能不被地产商赚到钱的。

假如,你非常不喜欢这样的一个状况,不喜欢这样的格局,你该怎么办呢?今天给得到介绍一本书,书名是粤语《就是不帮衬地产商》,就是不光顾地产商,意思大概是这样。它的作者是庞一鸣。庞一鸣在过去一年香港很多人都晓得他,他挺出名的,为什么呢?因为他做一些特别奇怪的事儿。他原来也帮很多商业机构做一些培训工作,但是后来他的旅行多了,开始觉得香港的生活太变态了,他受不了,于是决定实施一种另类生活方式。

首先他觉得香港有什么问题呢?比如说这里面他就说到,大地产商的房子,管理费,你要交管理费,这管理费已经包括了上网跟电话服务费,因为上网、电话这些线路都是地产商的集团子公司经营的,你如果说我住你这儿,我买你这房子,但是我不想要你们这个集团下面的这个电话公司,我觉得它次,或者是上网贵,不行吗?不行,这管理费已经逼着你必须交,就算你用别家的电话服务,那你还是要给他交管理费。

香港比如说有些新鲜货,香港政府跟大陆政府谈好,或者跟外国政府谈好,有一些的牛肉,冰鲜牛肉首度供应香港,居然是由一个大地产集团商底下的一个超级市场独家发售,然后又有一些超级市场它接管一些公共房屋的菜市场之后,他就要求这个管理菜市场的机构去告诉所有其他的小菜贩,我卖的东西,你们都不准卖,只要是我卖的东西你们就不能卖。

听起来是不是非常的霸道呢?他们这么赚大钱,有些地产商还蒙人,比如说香港很有名的大型楼盘叫太古城,原来房子老了之后,我们就要维修,这个维修原来法律规定是应该由大业主,也就是大地产集团去负责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原来都是一些小业主自己掏腰包,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大地产商他也不告诉大家省了一笔钱,就连这种钱他都想要赚到。

所以庞一鸣他受不了,他要做一个试验,就是试试看,能不能够一整年不让这些人赚他一毛钱,他现在发起的这些消费者运动,他不是做一个文化保育,他是要做一个消费者的运动,用消费者的力量去对抗他们,看看行不行。

结果他发现很困难,比如说,他不能搭地铁了,为什么呢?因为地铁本身也就是个地产商在香港,那这个地铁我们知道,香港很多老人家应该有长者的优惠,但是他每个星期只给你两天,非常小气。然后这些没有一些全年的优惠票,比如说纽约、伦敦那种全年优惠票,香港是没有的。你要赚那么多钱干嘛呢?你已经卖很多地皮,你成为一个大发展商,赚了不少钱了对不对?

所以他很不满,他就不搭地铁,搭公交行吗?搭巴士行吗?也不行,为什么呢?香港的很多公交、巴士其实也是地产商收购掉的,那么这些地产商收购这些公交是不是因为他能赚钱呢?那当然也是因为他能赚钱,他更赚的是这些巴士的,他原来开公交的这些公交公司他有一些地皮,那这些地皮能够买下来也能够盖楼盘,盖房子。

于是,他就说到,他该怎么样出行呢?我们看看,他就骑脚踏车。有时候他真的没办法,要搭轮船,或者搭地铁,那也只好带着这个脚踏车进去,但是尽量大部分时候都骑脚踏车,但他从骑脚踏车这经验他发现,在香港你真的要坐任何交通工具而不让这些大集团赚钱,是不可能的。

然后,他又发现,他平常上网他在家也不上网,因为香港几个提供网络服务的这些机构也都是地产商旗下的子公司,所以,他就到公共图书馆用政府的网来上网。

在家你要用电,电就没办法,香港的电,九龙香港新界这些地方,我们的电力供应也是地产商集团在经营的,你不可能不用,于是他就只好尽量减少耗电,而且可以环保。然后他又提到,各种各样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且我们看到他还常常跑到不同的学校、小区,跟很多人交流,因为他这个行动在香港似乎挺有共鸣,大家都想听听看他的经验是怎么样。

然后,他甚至还开始说,他现在各种消费都减少了,他觉得这不只是个对抗地产集团的行动,而且还是一个努力的,要让自己生活更俭朴的行动,不再买太多的书,这个我要学习他,不再买太多的碟,如果要看电影呢?这也跟地产商有关,为什么呢?香港的电影院大部分都在一些大商场里面,而这些大商场的业主也都是这几个有数,十根手指头数的出来的地产集团。

所以,他要找一些不在这种商场经营的电影院。所以说,他这一年的生活你可以看的到,理论上你要一整年活在香港,不让地产集团赚你的钱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这样的实践过程之中,你可以学到很多道理。比如说他学习在家尽量省电,用电风扇甚至自己手摇扇,而不要开冷气,不要开空调,甚至他这个行动还召唤起一些年轻人的注意。

比如说开始有些念建筑的学生,设计一种可以携带的房屋,可以自己组装的房屋,大家开始想,我们能不能找块空地自己搭房子呢?我们就不要管这个地是不是政府的,或者是某个集团买下来的,我们就霸占它吧。

当然这不是要鼓励大家犯法,只是要大家重新思考,地到底是谁的,房子我们除了租跟买之外,又能不能自己盖呢?我们的祖上都曾经这么做过,对不对?

【来源:开卷八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