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真正的港大

没错,大学就和人一样,它的出身只能部分限定它的精神,其真实面貌还是要靠它自己描绘。

正当香港大学高层把国家未来二当家请来主持校庆,还违反常规地让他坐上校监道座;排除掉一群知名「不受欢迎」校友,好放下一室配得上「中国大学」新容颜的合格权贵;同时又使校园为警察盘据之际……;香港大学的学生站出来了,他们拒绝这番既定的画像。正如其先辈拒绝了殖民地精英培训班的命运,以自己年轻的心志、声音与肢体重新界定了自己的港大一样。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那些在港大校庆当日示威的学生,以及在事后回到母校座谈会愤怒表态的校友,都是至为可敬的。我甚至要说,是他们挽救了香港大学的颜面,保住了一份大学该有的元气。请想想看,要是当天港大学生全在校园内一边摇旗一边吶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让一场不符礼制不合体统的「盛事」无风无浪顺利功成;要是港大校友全在事后指摘示威同学,登报支持警察协助港大维稳;这家百年老店可还有脸说自己是家有风骨有自由的真正大学吗?

其实在大学校庆日中示威,在毕业礼上呛声,本来便是大学里的家常便饭。从牛剑哈耶到我们近邻的东京首尔,学生若不在这天各言其志,名校便几乎不成名校,因为那些言行正是大学可贵之批判自省精神的真实体现。偏偏《信报》的文化评论家占飞不做如是观,他主张那天在港大闹事的学生也该反省。于是我认真拜读了他的半版鸿文,想必有以教我。可是我看来看去,只看见「他们要反省」这一点,除了「校庆典礼自有其庄严与意义,但对他们来说,是否只是另一个抗议和表达政治立场的机会和场合」,便再也看不见多少实质内容。

取掉了当日校庆典礼安排的具体脉络,去批评学生不够成熟;抹去警察压制校园的实际前提,去责问学生有没有「说过不该说的话」。这样抽空的「反省」,比起港大这批校友学生以行动对母校做出的真正反省,实在没有多大意义。顶多就是为了批判而批判,为了求异而异言的伪批评罢了。

【来源: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