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冇运行

一:三句实话

大家都晓得赞美人的话不能尽信,尤其是一场选战里面支持者称赏候选人的话,那就是广告,只会夸大产品的好处,不会道出它的弱点。但是在即将展开的特首选举里头,我意外地发现唐英年阵营喊出的褒词居然曲折而隐晦地说明了一些真相。

你看全国政协常委陈永祺,他说唐英年「大智若愚」,这话岂不间接证实了坊间对唐英年的既有印像?没错,那就是这位永远口不择言,永远有说错话倾向的「疑似特首候选人」真的很愚蠢。只不过陈永祺想要告诉大家,唐英年的笨只不过是个表面现象,他实际上聪明得很,有大智慧,只不过一般人看不出来罢了。选特首不是选美,固然不能以貌取人;可是你要说服大家找一个看似草包的家伙,恐怕得花更多力气才能证明他其实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草包吧。

再看医管局主席胡定旭,他夸赞唐英年出任财政司长时,政府没有赤字,原因不是他理财有方,而是他「脚头好」。这又说明甚么呢?岂不又是证实了大家对唐英年半生从政履历的看法?那就是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丰功伟绩,甚至找不出他的鲜明作用;如果那几年香港真的尚称平稳,也不是他的功劳,纯属好运气而已。

更荒谬的是全国人大代表容永祺,他选择挺唐,原因竟然是「受到神的感召」。这真是实在找不到任何说得出口的理由了,只好诉诸玄之又玄的「天意」了。

按照这个倾向发展下去,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人在城门河口发现一块浮木,上头写着「英年」二字了。

「大智若愚」、「脚头好」和「神的感召」,这三句堪称选举史上经典赞词的大实话恰恰指出了唐英年是多么地乏善可陈。如果连卖广告的人都寻不着这件商品的丁点好处,这个东西就真是没得救了。

二:选特首不如选班长

许多人形容唐英年阵营的挺唐言论是「国际笑话」,在我看来,这话其实只说对了一半。纵观全球各地的政治选举,固然从未出现过支持者会称赞候选人「大智若愚」、「脚头好」和「受神感召」之类的话。但是我们香港人又何必动不动就甚么「国际笑话」,往自己脸上贴金呢?请回想一下自己小学时代选班长的经历,有没有人会说「呢位同学最正啦。大家千祈唔好睇佢平日蠢蠢哋,其实佢系好醒嘅」?又有没有人会说:「计我话过去嗰个学期全班同学冇穿冇烂,一定系佢脚头好,益晒大家」?或者「今朝sister带大家祈祷嘅时候,我听到天主好清楚话俾我知,选班长一定要选唐唐」?

别说「国际笑话」了,那些话根本是连小学竞选班长都说不出口的蠢话。可悲的是这不是选班长,而是选特首。说出这些不可思议的笑话的人,不是流鼻涕的小明,也不是永远忘记拉裤链的B仔;而是掌管公共机构,代表香港「各界市民」,有份投票选出来香港领导人的传说中的「精英」。

假如这就是香港的「精英」,他们和他们心目中的「精英中之精英」就是我们的领导班子,香港的命运也就不用多说了。

说句实在的,不管最后当特首的究竟是唐英年还是梁振英,这两人都很难摆脱长年跟随他们的笑话与猜疑,他们更不可能和饱遭劣评的现政府彻底切割开来,于是这二人也不能在当选之后许诺一个新的开端。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们只不过是过去十多年的延长,所有人都会拿着放大镜检视他们就任之后的一言一行。未来的香港特首将是一个没有任何蜜月期的特首,这才是真正国际级别的政治现象。

【来源: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