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外部势力

「外部势力」这个词我们一点都不陌生,乃至于关于它实在没什么可再谈了。在这个看起来好像有些隐晦甚至有些客气的名词背后,我们大概都晓得它指的其实是谁,那就是我们早年间便已耳熟能详的「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反华势力」。不仅如此,许多人还进一步懂得这个名词的妙用,很快就能导出转移视线或制造迷雾的推理,头脑明白得很。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再拿它做文章呢?理由简单,因为世上并非皆是明白人;而且它还有扩大的倾向,用它的人增加了,其指涉的范围也变广了。

俄罗斯杜马选举过后,有网民发布视频,片段中显示,投票站的工作人员似有造假舞弊的嫌疑,由此掀起了彼邦近年罕见的示威浪潮,矛头直指又要回头再当总统的普京(同时他也是中国民间颁发的「孔子和平奖」的新得主)。负责选举事宜的机关自然要出来表态,然而这表态既不着重查明真相,也不在于视频本身的真假,却在「如果查出有人伪造片段,必将严惩相关人等」,似乎早在任何调查之前,已能大致判断这是伪造的东西。接下来,处在风暴核心的普京也说话了,他说的重点,正是我们都习惯了的「外部势力」,是外部势力在挑动这一切。原来外部势力不单是指「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华势力」,它们还有不死的「反俄」之心。

我马上细看此间「主流媒体」的报导分析,大致能看到以下几点:俄罗斯最亲西方的政党不得人心,根本拿不到杜马入场券;欧盟监察人员也看不出任何舞弊情况;美国这些西方势力不想面对强人领导的俄罗斯,高调借此抨击俄罗斯当局;西方媒体自觉配合,故意拿俄罗斯的群众集会与「阿拉伯之春」相比;即便是反普京的俄罗斯人也不买西方「外部势力」的账,叫后者少管人家家里的事。我觉得这些分析很好地演绎了普京的话,也很相信「亡普京之心不死的反俄势力」果然猖獗可笑,只是「西方媒体自觉配合」这一点我有少许保留。以我熟读乔姆斯基的「左派」背景,我晓得西方主流媒体用不着自觉配合。在意识形态构建的共识底下,它们不自觉也会很配合。

问题是就算这一切全都说对了,那两条片段又怎么办?没错,它们可能是伪造的,但这种可能并不足以否定正面响应和调查它们的必要呀。好比一场足球赛,被人看到某队有球员对准自家龙门射球,惹起假球嫌疑。结果该队东主出来反击,历数媒体向来对这支球队有偏见的往例,痛陈足协打压他们的内幕,哀叹己队一路走来的艰苦,但硬是不解释球员为何会把球往自家大门踢。

这本是很简单的逻辑问题,可是泡惯了外部势力的话语迷雾,还真有人会给弄胡涂。明明人家说的是这棵苹果树不漂亮,我们偏要去谈它味道很好营养价值很高,种它出来的农民不容易,你说它丑你是什么用心⋯⋯

离我们更近的例子,是近几个月发生的某起村民群体事件。起因据说是当地百姓怀疑村官卖地,中饱私囊,赔给村民的钱不够,商人和官员却赚了不少。这类村子里的土地纠纷本来并不稀罕,就算集体闹事,在当今也不算很有新闻性了。一般而言,高一些级别的政府单位只要派个调查组下去,甚或挪掉一两个地方百姓最讨厌的底层官员,问题也就了结。但不料,当地政府宣称,在村民行动的背后「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于是性质就变得很严重了,一下子上升到中外之间的敌我斗争,不单是上级政府,就连整个国家也被胁持下水。这似乎是近年有关「外部势力」这类概念的新用法。这个名词的杀伤力实在太大,堪比核弹。试想一下,任何一个小地方小单位只要公报自己可能受到核打击,我们都不得不把它提到国家安全最高级别的层次,哪怕它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村支书被人认为涉及贱卖土地的小问题。

那么,这类事件是不是真有境外势力在搞怪呢?这个讲法一出现时真吓人一跳,看记者的采访报导,在一片方言里未见有什么英语单词,也真看不到有什么境外势力插手的痕迹。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有人发现某些隔壁村的村民确实跑了过来。原来,境外势力指的是出现争端村庄周遭的其他村庄。

【来源:新世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