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文化大繁荣

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最近几年都很红。

这座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千年港都,本来就以美景而著称,历来都能够吸引不少来自西方的游客到访。可是这两年有点不一样,在蜂拥而至的观光客中,来自阿拉伯地区的人数比例不断上升。他们想看的不是圣索菲亚大教堂,也不是鄂图曼苏丹的后宫,而是越来越潮的加拉塔地区;他们想亲眼见识美轮美奂的海滨豪宅,以及充斥着型男酷女的酒吧街。这批游客眼中的土耳其,与西方典型化了的那个神秘东方截然不同,他们是透过电视连续剧才认识了这个摩登版的伊斯坦布尔。

电视剧,是近年来土耳其出口商品里一项最惹人注目的奇观。制作认真,剧情生动,男女主角的外貌衣着皆有可观之处,而他们活动的背景尤其叫人神往。在那些古老的、弯曲的街道上,总是夹杂着小巧的时装店与精致新潮的小餐馆。特别让阿拉伯观众向往的,是戏里头的女人并不戴头罩,并且各有事业,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而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总会碰到第三个帅哥——尽管那个帅哥也许已经有了老婆。对全世界的穆斯林而言,土耳其这个伊斯兰国家是个古怪的异例,因此显得格外迷人。

有趣的是,除了阿拉伯地区,土耳其的电视剧还打进了东欧市场,并且大受欢迎,掀起了热潮。

从电视剧开始,带动了当地整个旅游业的勃兴,这可以说是文化创意产业的成功典范。同时,它还符合了书本上所说的“软实力”定义,完美地展示出土耳其这个国家的特点:既以伊斯兰教为主,却又开放自由;既是历史悠久的东方文明古国,又是潮流时尚的新发区。土耳其是欧洲最像伊斯兰地带的国家,也是中东世界里最有欧洲味的国度,加上这几年创意产业的发达,难怪很多人看好它是未来能够弥合巨大文化鸿沟的希望。

问题是,它的政府有没有介入这些产业,叫那些电视制作公司避免低俗、弘扬道德精神?又有没有鼓励它们拍出土耳其的美好一面,同时别忘遮掩丑陋呢?

没有。这些小公司只是按照市场需求,自行其是。事实上,他们的作品还常常遭到保守派指责,说它们太过败德,太过物欲横流,违背了伊斯兰教义的教导。然而,现在这届比较有宗教倾向的政府始终没有干预,就让业界自己拍下去。

当然,土耳其也不是真的那么自由,它也有自己的“土耳其道路”和“土耳其禁忌”。比如说,二十世纪初的亚美尼亚大屠杀,这事谁提谁惹祸。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就曾写过一本小说描写当年往事,公然逆反官方的否认立场,结果被人告上法庭,说他“侮辱祖国”,触犯了恶名昭彰的“第三零一条法”。一时间,许多政府领导都跑出来,严辞批评他的“罪行”。

恰巧就在这个时候,诺贝尔奖委员会把文学奖的桂冠加到帕慕克头上。这被不少人认为是诺贝尔奖搞政治的又一铁证。然后,当时土耳其的文化部长必须公开表态了。他没有指责诺贝尔奖委员会严重伤害了土耳其人民的感情,也没有干脆说帕慕克不是土耳其人,反而认为,“这是土耳其文学和全体国民的骄傲,我们恭喜帕慕克先生。至于他和政府之间的争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历来伟大的作家都会碰到敏感的政治问题,甚至和他们的祖国发生矛盾。”

扯了半天,我为什么要讲这一堆土耳其的事呢?

一来是因为有人告诉我,“不要动不动就拿英美等西方国家说事,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二来是因为前一阵子我刚听说国家未来的目标是“文化大繁荣”,兴奋了好几天之后,就搭机从香港去南京演讲,打算谈点文化。那天入境,行李刚过X光检测,就被神色紧张的边检人员叫到一边开箱检查。我开玩笑地说:“怎么啦?看到一包包粉末?”那位敬业的年轻人也笑了:“不,一样严重。你带了很多书。”在证明了这堆书其实很健康很安全之后,我一边拖着箱子走出机场,一边心想:“书的危险程度原来和毒品差不多,这还真是一个快要文化大繁荣的国家呀!”

【来源:财新《新世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