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要拍还是要吃(立此存照二之一)

虽然我欣赏摄影,藏有不少大师作品集册,但我并不喜欢拍摄和被拍摄,从来都不。因此我一直不太能够体会大家口中的“摄影的乐趣”。我不明白为甚么要在手机上面安装上佳的拍摄机件,不明白为甚么要形影不离地带着相机上街,不明白随时随地拍照的冲动由何而来,更不明白“分享”那些照片的乐趣何在(其实我甚至不懂今天那么多人每日在社交媒体上到底在‘分享’甚么。这个世界真有这许多值得分享的物事、经验及感受吗?)。

因此,我也从来不能理解在餐厅里对着食物猛拍的好处是甚么;尽管这早已是当今在外吃饭的常见举措。对很多人而言,拍下自己点了的菜式,根本就是他们用餐的必要构件;如果不怕,就好像甚么都没吃过似的。相反地,我倒很能领会某些饭馆禁止照相的理由。他们或许是怕自家商业机密的外流,或许是害怕冒犯其他客人平静享用餐点的权利。不止一次,我见过有人在认真的餐厅里被警告,要求他们收起自己的相机,然后他们满脸不忿,大概觉得被冒犯的反而是他们自己;他们或许感到这个小地方太过高眉,自以为很了不起,过于严肃,煞有介事。大部分人都很羡慕饮食节目的主持人,以为他们吃遍天下好菜,那些美食在镜头面前已是秀色可餐,镜头之后想必更妙。然而所有熟悉电视制作流程的人都晓得,实情往往十分凄惨,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先要经过摄制人员手忙脚乱地摆弄,还要调校镜头的角度和灯光照射的范围。好不容易拍完一道菜,那道菜通常也就吃不得了。硬照亦然,愈是在相片里看起来叫人垂涎三尺的东西,背后花费的时间心机愈多,那碟被拍到的食物通常也会变得更难下咽,色香味尽失。所以最专业的食物摄影师都很清楚,吃与拍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两码事,一碟菜你要不就拍要不就吃,绝不可能拍得完美再吃得过瘾。

当然,更多的情况是拍出来的食物常常还要好过真实,在第一流的好手镜下,那怕是麦当劳也会显得十分可口。因此我时时怀疑,食物就和人一样,也有上镜不上镜的区别。有些菜长得很上镜,流光四溢,但就是不堪真个照面,一旦在肉眼前袒露本色,天鹅就得变回丑小鸭了。一道菜完成之后,首要的关键就是时间,从厨房到嘴巴的时间愈短愈好。千万别以为这只是温度的问题,更别以为这只是热菜的要求。就说寿司,何以某些日本国宝级的大师会坚持“三秒理论”,要你立刻吃下刚刚握好的作品,结果由头到尾十三贯寿司吃完花不到二十分钟,紧凑得跟行军似的。理由不仅仅在于温度的变化,还有各种材料质地与弹性的考虑,最简单的例子是军舰寿司上的紫菜,由香脆到被米饭泡得湿软只不过是一分多钟的事而已。然后我想起在一个博客上看到有人自言:“整个晚上我都在忙着吃,不,是忙着拍”。

【来源:饮食男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