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死讯政治学

中国最早关于死讯政治的故事,也是最出名的一个,大概就是秦始皇之死了。话说始皇帝封禅泰山之后,正兴高采烈地巡行天下,看看他这统一的江山,夸耀他这前无古人的功业。怎知就在半路染病,一倒不起。永生之志终究无成,东渡求仙的徐福也渺无音讯。这时候正是宫廷政变的最佳时机,宰相李斯与宦官赵高就伪造遗书,赐太子扶苏自杀,扶立次子为秦二世。

从这东海之滨赶回首都咸阳,由华东赶回西北,是多漫长的一条路啊。再快的马车也赶不上尸体腐坏的速度;当时再先进的技术,也遮不住始皇帝车上传出的浓浓尸臭。叛臣们只好用各式海味掩饰,说味道是来自鲍鱼干。

领导人之死,所以成为政治斗争的契机;他的死讯,之所以成为一项要小心计划精密处理的信息,全与制度有关。

古代王朝已经算有一套明确的继承制度,但由于权力高度集中,缺乏制衡;权力行使的方式又是如此神秘,由上而下,完全没有现代开放透明的传媒监督。

因此国史上从皇帝之死展开的阴谋争端,遂可以一再重演。

今天的中国之所以令很多西方观察家感到不安,就是因为它虽有茂盛的经济发展,有日渐崛兴的综合国力,但它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明确领导人继承制度的国家。没有人知道下一任共产党总书记、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明确产生的办法。当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如何出现的机制还是如此昏暗不明的时候,秦始皇之死的阴影就只好一直延续伸展。

在位的领导人如此,斗争失败被罢黜下台的领导人同样如此。胡 耀 邦之死引发的「六4」仍然是当代中国政坛的梦魇;周恩来虽不算失势,但他的死同样会惹起同情他的人借机闹事。

赵 紫 阳今天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他仍是中央心头的一颗暗刺。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传闻。比如说某传媒在赵死前一周就发布了错误的死讯,就会被解读成事先「放空气」。也就是说知道赵 紫 阳命不久矣,乃先行释放假讯,试探反应,演习一番。

当年邓小平死前三个月,就不断传出他的死讯,是否也是同样道理呢?领导人选出制度不明确,连带地使整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欠缺最重要的一块定船锚,因此才会使一个下台领袖的死也被包裹在重重迷雾之中。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