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盛女

很多年前我就开始闻到女子盛世的气味了,公司里头,举目望去,几乎大半以上是女性。这是家传媒机构,而我晓得其他报馆电视台好像也有类似的趋势,总之就是阴盛阳衰。于是开始想像十年之后的传媒会不会有什么不同,最起码办公室里的文化大概要有点不一样吧,比如那些高层管理专挑美貌新员工的传说应该会减少了, 是不是?

当然,这种想像没有多大根据,我的观察也很不科学;可是我自此关注能够找到数字分析的其他领域,尤其是学校。原来早在十年之前,美国的大学入学率 就已经出现女多男少的情况;特别是排名前五十位的研究型大学,女男比例甚至一度达到 54比 46的地步。至于中国,问题更加严重(假如这算是问题的话),在五万多个国家奖学金的获得者里头,大学女生的数目几乎是男生两倍。难怪广州有一家会计师事 务所的代表要在招聘会现场和记者说:“其实我们也想要一部份男同学,但女生们的成绩更好,有些通过了注册会计师资格考试,有些在修 ACCA,你如何拒绝她们?”

或许有生之年,我将目睹女子之归来,从法庭到医院,从银行到大学,人类史上另一个母系时代的降临。然而他们竟说这是“择偶障碍”的原因之一?从前 大家说女孩喜欢找一个“有见识”的男人,总有点要找人生导师的意思;可以后当我们再说女子要找“有见识”的男伴时,可能是怕男人多半配不上自己吧?

“男人喜欢女仔听话,唔驳嘴”,啊,原来这是一首回光返照的挽歌。

【来源:苹果日报-陀山鹦鹉】